•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百家杂谈

 儿戏童梦悟人生(杂文)

时间:2015/12/20 17:12:35   作者:刘学铭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418   评论:0
内容摘要:人生如梦,人生如戏。人生是始于童年的童梦,人生是始于儿提的儿戏。
                    人生如梦,人生如戏。人生是始于童年的童梦,人生是始于儿提的儿戏。
  人间的事,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那就看你,怎么去想,怎么去看。
  如果用一颗童心去想,用一双童眼去看,人世间的一切纷繁复杂的事物,再简单不过的,就是一场过家家的儿戏。或者说,人生从儿戏开始,贯彻生命的全程,国家和社会的一切事物,都是成人的儿戏。
  这场儿戏本来荒唐得不能再荒唐,奇怪得不能再奇怪,可是人们谁都不往荒唐上想,谁都不往奇怪去看,反而认为,一切本该如此,一切都天经地义。
  举个例子吧,一张几寸见方的纸,既不能吃也不能穿,认真地说,狗屁用途也没有;然而,一旦以国家的名义,用印钞机印上带有各种面值的图案,就变成了可以买到任何东西,甚至包括名义、地位、廉耻、良心、生命的“钱”。
  几寸见方的花花纸,为什么会变成人人都想得到的“钱”呢?谁给它那么至高无上的权力呢?
  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是社会全体成员毋庸置疑的认可,是人类社会群体普遍恪守的“游戏规则”。原来大家都承认它是代表财富的“钱”。
  纸币的“钱”的功能,很具普遍性,它可以推广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几乎囊括一切法律、道德、规章、制度,可以,这么说,一切社会规范,都是人的行为的“货币化”,都是游戏规则的“认同化”。
   “认同化”是个最可怕的力量,它具有至高无上的的权力,胜过于帝王国君的权力。封建帝王们喜欢把君权神化,胡说什么“君权神授”。其实,说到本源,君权是被统治受压榨的受苦民众授予的。试想一下,如果举国上下都不承认他是“皇帝”,他就如同伪满洲国流通的康德纸币一样,当下就成为一文不值的废纸!
  文明的国家,演出的是政治文明戏,在权力分配上,不搞流血斗争,信奉的是议会、协商、公推、选举。英国首先发明通过议会选举,来完成国家权力的交接的游戏规则,避免了宫廷政变、人头落地;而有的国家则上演了争权夺势的武戏,剑拔弩张、血流成河,政治成本高得令人扼腕叹息。
  说穿了一切政治斗争,无非是分配人类最渴望得到的稀缺资源——权力——的一场儿戏。
  说完国家和社会的儿戏,再说一说人生的儿戏。都说人生是场戏,但很少有人说人生儿戏。我却认为,我的人生始终是一场儿戏。
  小时候,我身体羸弱,不能与同龄男儿在户外活动,经常在大姐身边,看她与小姐妹们玩“过家家”游戏。这种游戏的主角是年轻媳妇,因此,也叫“摆媳妇人儿”。
  游戏时,让事先剪好的小纸人,依照临时编造的故事依次出场,像演皮影戏一样,不同角色的人物,有与角色相符的语言和动作。
  姑娘们最爱玩的故事,就是“娶媳妇”。故事一开始,姐姐们就念念有词:“呜哇嘡,娶媳妇啦!新媳妇上花轿啦,多俊的小媳妇哇,新姑老爷出来啦,多漂亮的小伙呀!拜堂了,坐福了,入洞房了,吃合喜面了,生孩子了……”
  当时,我对姑娘们都感兴趣的“娶媳妇”游戏,并没有多大兴趣,总想自己另搞一套儿戏。
  不久,我果真找到了创作题材。一天,我看到有两个伪满警察,骑着高头大马,挎着锃亮洋刀,威风凛凛地从村头经过。那时,我没有阶级觉悟,不能明辨是非,对警察只有崇拜、羡慕的份儿。
  于是,我就剪了个骑马挎刀的警察,一边耍弄纸人,一边念念有词:“警察、警察,实在高,骑大马,挎洋刀,呱唧呱唧,往前蹽!”
  再长大一点儿,就酷爱听说书讲古,南朝北国、帝王将相的故事,使我如醉如痴。于是,我的儿戏题材,就由眼前的所见所闻,扩展到历史穿越,什么薛礼征东、薛丁山征西、罗通扫北,杨文广征南……等野史唱本小说中的人物,都成为我崇拜的英雄和剪纸模特。
  妈妈看我剪纸手工很有长进,竟然舍得把一面光亮、色彩华丽的花样纸拿出来,让我剪成各式各样的历史人物;姐姐们看我会玩有趣的历史游戏,几个十几岁的大姑娘,竟然在闲来无事时央求我:“弟呀,给姐姐们玩个讲古的故事呗!”
  于是,我就在大姐姐们的包围中,一面嗅着大姑娘身上特有的气味,一面兴高采烈、连说带唱地耍弄着“剪纸人”。
  如今回想起来,要不是后来误入了大学歧途,说不定我会成为皮影戏专家,或者民间剪纸艺人什么的。其实,我在大学讲授无机化学期间,业余时悄悄地写恐怖小说,就始于童年的儿戏。
  我人到中年时,为了晋职提级、评讲师、升教授,苦苦地挣扎、奋力地打拼,尤其是升教授,比他妈的下生都难!不得不拼命地做实验、写论文,还得小心翼翼地伺候单位领导,毕恭毕敬陪同行权威笑脸,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博得一个与个人品质毫无关系的虚无缥缈的头衔,我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不是太高了吗?这不是一场可悲而又可笑的儿戏吗?
  然而,话又说回来,我们每个人都置身于游戏场中,谁都不是与现实生活隔绝的天使,不这样又能怎样呢?忍了吧,让了吧,玩吧!
  问题是怎么个玩法儿,要玩就玩得认真,玩得有模有样,玩得高雅,玩得愉快。
  各个年龄段,有各个年龄段的游戏内容,有各个年龄段好角色。童年要演好儿戏,做个天真活泼的幸福儿童;青少年要演好学生戏,做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中青年要演好成人戏,做个事业辉煌的成功人士;老年要演好人生压场戏,做个颐养天年的老神仙。
  人是最会游戏的群体,也是最能恪守游戏规则的群体,人的标志就是奉公守法,奉公守法就玩得和谐、玩的愉快;否则,横踢马槽,不恪守游戏规则,不按规矩出牌,你就把自己开出人籍,与贪婪残暴的野兽无异。
  发育五彩的童梦,连续旖旎的儿戏,充满鲜活的能量,演好人生的正剧!

标签:人生 儿戏 童梦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