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都市言情

山水湾的茄子(小说)

时间:2016/2/15 9:54:40   作者:刘学铭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401   评论:0
内容摘要:山水湾是一个废弃的公园,隐藏在城市闹市区。一座五十余米高的小土山,分开两个人工湖,山水湾因而得名。湖水清静,水草丰盈,盛产鱼虾,是个良好的钓场。在这里,一位独身钓友,与隐居在园林深处的南方逃难女人,发生了一段催人泪下的恋情......
      山水湾是一个废弃的公园,隐藏在城市闹市区。一座五十余米高的小土山,分开两个人工湖,山水湾因而得名。湖水清静,水草丰盈,盛产鱼虾,是个良好的钓场。
  两湖岸边土质肥沃,地势高低不平,被附近小区居民,开辟为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菜地。多数菜地,都被树枝和铁皮等栅栏围拢,其间还夹杂着简易的木板房和棚子,一条曲里拐弯的羊肠小路,在栅栏和板房间艰苦地穿行,使第一次步入其间者胆战心惊,有一种误入迷宫的感觉。这些建筑大煞风景,不仅破坏了山水和谐的景观,也败坏“山水湾”这个引人入胜的好名称。
  我是经渔友兼文友老耿的极力推荐,来山水湾垂钓的。但是,连续来了两次,都做了“空军”(空手而归),就再也不想去了。
  老耿却一如既往不肯离开那里,说来也算花边儿新闻:他在那里结识一位女人!
  人的相遇、相识、相知,虽然纯属于精神性的交往,却往往以物质为媒介,他与那女人的物质性机缘,竟然是一个茄子。
  那是一个阴雨天,老耿一大早就来到山水湾。那天鱼特别爱上钩,他简直钓疯了,从早晨到傍晚,滴水未进,粒米未食,竟然钓了上百条白鲫鱼。收杆时,他突然感到头一阵晕眩,这才觉得饥渴难当。
  这时,他发现湖岸边一块敞开菜地里,有又黑又紫,又鲜又嫩的茄子,他动心了。他从小就喜欢生吃晚秋的茄子,如今他还能想象出,那又凉、又脆、又甜的嫩茄子的滋味。
  他正在菜地边彷徨时,从草窝棚里走出一个女人来,他连忙迎上前去,向她讨要茄子。那女人略显惊异,便爽快答应了,并把他让到草窝棚里避雨。
  说是窝棚,其实是个住人的茅草房。屋里有一张二人床,一个简易地炉子,还有小孩鞋子和衣物,说明这里居住着母子二人。
  那女人四十开外,穿一身泥彩服,身材高挑,身段苗条,像似经过国标舞专门训练出的那种绝好的身材,肤色微黑,面容清秀,一双大眼睛很特别,平静时眯缝着,像一只闭目养神的猫,一旦激动时却闪闪发光,宛如见到猎物,意欲扑食的虎!
   “这个女人不同凡响!”老耿暗自感叹。
   “大哥,你怎么生吃茄瓜呢?”她以那双半睡不醒的猫眼望着他。“在南方这东西是不能生吃的呀!”
   “小妹,你是广东人吗?”老耿当过兵,在广东住过防,知道那里人称茄子为“茄瓜”,并且不生吃茄子。
  老耿见那女人面带难色,连忙说:“我还是先回答你的问题吧!我为什么生吃茄子?”
  接着,老耿一边吃着嫩茄子,一边讲述起茄子的故事。
  老耿童年时家很穷,住着一个泥土墙草房顶的马架子,一头开门,有一个如同洞口般的小窗户,面对着一个小菜园子。
  老耿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儿,他身下有两个小妹妹,一个五岁的,叫小英,一个三岁的,叫小雄,早年丧父,母亲带着三个孩子,苦度着缺吃少穿的光阴。
  遇到刮大风、下暴雨的天气,孩子不能出屋,活动量减少了,妈妈就把晚饭减掉了。
  记得,又是一个暴雨狂倾的日子,老耿开始讲述道:“我和两个小妹妹,趴在后墙窗口,望着外边雨景。如果有人拍下当时的照片,一定能拿国际摄影大奖:风雨如晦的荒村,一个飘摇欲坠的草舍,一个土墙框定的窗口,露出三张饥寒现于形色的小脸蛋儿……
   “望着村头一根枯树枝头上,落着一只秃尾巴乌鸦,它好像飞不起来,就那么听凭暴雨发落,怪可怜的;一只淡黄色的老母鸡,躲在一片窝瓜叶子下,两片展开翅膀,护罩着几只绒球般的小鸡雏,想到领着我们的妈妈,想到身边被带着雨星星的冷风吹得瑟瑟发抖的小妹妹,我真想哭……”
   “这时,小妹小雄说:‘哥,我饿呀,我想吃个茄子!’
  我望着茄秧地,很为难地说:‘妹呀,大茄子都没啦,就剩下小茄包了,现在吃怪可惜的!’
   ‘你去挑大的,摘两个吧!’坐在屋地编席子的妈妈发话了。
   “我只好披着麻袋片,摘回两个茄子,小英和小雄每人一个。
  那时候,茄子真是救命的宝贝呀,饿了摘下一个来,连洗都不要,用手摩挲一下就吃了。茄子比黄瓜强,黄瓜只解渴不顶饿,而茄子又止渴又止饿。小妹妹最爱吃茄子,直到临死也没有吃够。
  不久,小妹妹得了瘟疫,在奄奄一息的时候,我附在她蜡黄的小脸上问:‘妹呀,你想吃啥,哥给你弄去!’
  小妹柔弱如丝地说:‘哥,我要吃茄子!’
  我含着眼泪到后园子,给小雄摘个嫩茄子,
  小雄用颤抖的小手接过茄包,刚要往嘴边放,随即又递给我,有气无力地说:‘哥,你替我吃吧,妹吃不动啦…...’说着,她的小手就耷拉了。
  小妹妹咽气了,小手里紧握着的茄包子还是热乎的呢。
  我的故事被哭声打断了,听故事的女人,早哭得一塌糊涂了。
  半响,那女人抹一把眼泪说:‘大哥呀,真没想到,天底下还有比我更命苦的人哪!’
  我不觉一怔,暗想:‘这女人果然经历不凡!’,正想问个究竟,屋外已经遇过天晴,躲雨的理由已经不存在了。
  那女人看了一眼手表,说道:‘雨晴了,大哥,不要见怪,小妹,得下逐客令了!我儿子快放学啦!’
   ‘我想看看你儿子!’虽然是顺口说出的话,但那绝对是真话!
   ‘那可不行,你一旦见到他,就会喜欢他的,’她脸上掠过一种难以猜摸的表情,‘他是个人见人爱的乖孩子!’
   ‘那不很好吗?’我反问道。‘我正想见见这样的好孩子!’
   ‘问题是,他会立马喜欢上你的!如果真的那样,那可就麻烦啦!’她说这话时的表情,不仅令人不解,而且还显露出明显的不耐烦,‘大哥,你真地该走了!’
  话说道这个份上,我只好走人了,没想到,这竟然是她对我的最后一句话!”
  
   “完了?”我听完老耿的不算艳遇也算奇遇的故事后问道。
   “完了。”老耿颓唐地垂下头去,整个人就像个被霜打的茄子似的,完全蔫吧了。
   “从那以后,再没见到他?”我关切地问。
   “没有,”老耿回答,“几天后,我又来到小窝棚一看,发现门锁上了,从门缝望去,里边重要东西也不见了。
   “这时,一位年越古稀的老太太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问道:‘是耿先生吧’?
  我回答,‘是呀’;她说:‘我干姑娘(原来她是那女人的干妈),让我捎个话,她说了,你再来钓鱼时,菜地里的茄子你可以随便摘、随便吃,但是,别人不行,她的园子,还有这个小房子,让我给她经管着’我急忙问道:‘她呢,到哪里儿去了?’老太太回答:‘走了!’我又问:‘她为什么突然走了呢?’老太太冷冷地回答:‘这得问你自己呀?她在这儿,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见到你一面,忽然就夹起行李卷走人了呢?你没有对她说出格的话吧?’我说:‘没有哇!’老太太自言自语地说:‘这可就怪了,没病不死人哪!’,说着她就默默地走开了……”
  我觉得这个女人走得是很蹊跷,并且我认为老太太分析得正确,一定与见到老耿有关。我半开玩笑地说:“这个女人突然离开,怕是阁下难脱其咎的!”
   “扯淡,这与我有什么关系?”老耿矢口否认,“我只不过客客气气地同她讨要个茄子,讲一个与茄子有关的故事,仅此而已!”
   “这还不够吗?还仅此而已!”我肯定地说:“那个女人八成是看上你了,而她又无可奈何,‘无可奈何花落去’呀!”我说着不胜欷歔。
   “越来越不贴谱啦,就见那么一面,她就动心了?世界上哪有这等怪事呀!”
   “那可不!”我说。“这等怪事,我早已见怪不怪了。要说怪,只怪有你号怪人,这等人不管你说什么和做什么,甚至不言不行往那一站,就是一个让人不安静的魔鬼!您先生,生来就对女人具有巨大的杀伤力,一看你那双充满忧郁的、和善的眼睛,哪个善良的女人能抗拒?不信,你偷偷地照镜子看看,你那两汪溶解人间一切忧伤的秋水,简直就是女人的陷阱!”
   “荒唐!一派胡言!”老耿红着脸进行着软弱无力的抵抗。
   “你这个家伙,平时隐居书斋,垂钓山水,深居简出,这算对了!如果让你频频现身于花花世界,那会天下大乱的!”我说完耸人听闻的玩笑话之后,一本正经地说:“说真格的,老太太的问话,你并没有回答,你一定说了让女人必须离开的话,你仔细想想,与她离别时,说了什么没有……”
  老耿略微思考一下,说道:“我就说那么一句,等我有功夫,我过来帮她把小房子拾掇一下,我说,总漏雨可不行啊!”
   “得了,就这么一句话,把她给吓跑了!”我肯定地说。
  第二天,老耿把要帮助那女人收拾房子的话,又转告给那个热心肠的老干妈,没有想到,她也说出同我一个腔调的话:“啊呀,就这么一句话,把我的干闺女给吓跑了!孩子呀,别怪大妈多事,我打听了你的根底,知道你独身,又是个优秀的好男人;可是,我那个苦命闺女没那个命啊,她是个活汉妻,南边还有个一身是病、死活不肯离的坏男人!”
  老耿从老太太的口中得知,那个女人的男人,曾是一个乡政府的干部,因贪污受贿严重被开除公职,但他依然恶习不该,沉迷于吃喝嫖赌,招致一身肮脏的性病。
  在一次恶性的家庭暴力中,那可怜女人实在忍无可忍,在自卫性的还击中,使他脸上留下残疾。
  那男人当即告到法庭,那可怜女人将以毁容罪,面临着牢狱之灾,村里人见事不公,纷纷伸出援手,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她携带读小学的儿子离家出走了。怎奈屋漏恰逢连阴雨,在逃难途中,从家携带的钱款,被扒手盗窃一空。
  她从南海之滨,逃到冰天雪地的北国,得到一个穷苦好心的老太太(现在的干妈)的帮助,冬天崩玉米花,夏天种菜,母子俩总算活下来。
  俗话说“寒门出贵子”,她的孩子读书很努力,学习成绩特别杰出,学校领导和老师都喜欢,不仅免除一切学杂费,而且争相资助他学习用品和衣物……
  至此,作为推理故事的素材已经足够了。那女人本想隐姓埋名地把儿子培养成人,没想到半路出现一个打动她芳心乞讨茄子的钓鱼人……
  她是个洁身自好的正派女人,她得为自己一切言行负责任,当她无法面对命运的巨大挑战时,她依然动用屡试不爽的策略——三十六计走为上。
  看的出来,丧妻多年一直守身如玉的老耿,这回对那个南国女人(外加她那可爱的男孩儿)也真的动心了。作为他的文友和渔友,我得助他一臂之力。
  我当即决定,请我的身为房地产老总的内弟帮忙,把那女人的菜园里的草棚子,翻修成一个带采暖设备的、轻质塑料结构的、小而漂亮的建筑工房。
   “人都走了,还费那个劲干啥呀!”老耿听完我的设想,立即否定。
   “盖好小房子,等啊!有了那个好心的老通信员,她迟早会回来的!”我对自己的设想和猜测,十分满意和得意:老耿在等一个意中人;我在等一个感人的故事……
  

标签:山水湾 钓友 南方女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因祸得福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