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long8文学

凭栏:《胎记》组诗‖long8诗群

时间:2017/1/7 23:30:02   作者:凭栏   来源:满纸荒唐言   阅读:217   评论:1
内容摘要:凭栏,原名杨庆慧,70后,汉语言文学本科。于2004年结业于鲁迅文学院文学创作高级函授班。业余从事文学创作,作品入选《诗刊》《飞天》《敦煌》《新诗》《淮风》《南飞燕》《中国诗人阵线》《中国诗歌》《诗生活年选》《新世纪诗选》《西凉文学》等文学期刊和选本。曾入选参加“2014长沙《诗...
凭栏:《胎记》组诗‖long8诗群
作者简介:    凭栏,原名杨庆慧,70后,汉语言文学本科。于2004年结业于鲁迅文学院文学创作高级函授班。业余从事文学创作,作品入选《诗刊》《飞天》《敦煌》《新诗》《淮风》《南飞燕》《中国诗人阵线》《中国诗歌》《诗生活年选》《新世纪诗选》《西凉文学》等文学期刊和选本。曾入选参加“2014长沙《诗刊》:纸媒与网络论坛”。
《胎记》  
那暂住的城市不爱他们
故乡,和远方一道日益变得坚硬、模糊
只有黑夜和星辰,不舍地飞奔
只有无休止的旅途。站口。无休止的
白班和夜班,嵌在灯光里的钉子和疼
诉说着
只有逼仄的出租屋,一波又一波乡愁
犹如胎记,是他们永远回不去的
祖国。
 
《霜冻》
 
想念一场雪
像白色的闪电,从祁连山巅倏尔掠过
 
想念一场霜冻
想念被一场霜冻扑倒的原野和村庄
想念那些刚刚钻出地膜的山药。玉米。黄豆。蔬菜……
顷刻变黑,仿佛哀乐
 
想念一宿未眠的穷人
突然扑倒在清晨里,掩面痛哭
 
《我只想》
 
在昌灵山,我躺在草坡上
晒太阳。
林啸在耳畔漫步
山丹丹花在身旁摇曳
我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说
只想就这样躺着,做一回山河的
国民。
 
《劝诫》
 
现实点吧!当我从坚硬的生活中
抬起灰烬般的眼神想要眺望
比现实还要遥远的事物
他说,嘴角浮起一丝不屑的烟尘
 
——他一次一次地说,一次一次地
劝诫。他的执着令人感动
他不知道,这么多年了
我多么喜欢,这沉沦的生活
我多么喜欢,这虚无
 
《弱者》
 
燃烧的柴禾
涮肉锅里的羊
扑进灯火的蛾子
菜市口就义的六君子
软禁在寓所里的昂山素季,还有
蝼蚁般的芸芸众生
舍身饲虎的佛陀
他们有着相同的诠释:如陨石,划过黑夜
屈辱和悲悯照亮自己,或者以虐杀之血
反哺这惨淡的世界
 
《雪国或高原印象》
 
在高原上
火车的脚步变得异常
轻软
 
在高原上
那么多信徒匍匐:
雪山、河流、青草和麦田
怀揣信仰,神情安详
 
屋顶坦诚,羊板粪温暖
人民和牛羊一样
撒在山坡上,宛如星辰
 
——所有的眸子都在祈祷
果然,高原上的云
轻轻移动,排成依仗
 
我已经逼近了天堂,我预感到
光明的佛啊
就要显现
 
 
《证据》
 
夜空紧握星光
大地紧握无垠的荒凉
野火吐着黄金舌头,一路狂奔
荒草抱紧肩头,向低处躲藏
在风中。黄昏
我独自穿过深秋田垄间的小路
风雪伫立,死亡的风拂过额头
我寻找着一个人活着的证据:是明月,抑或是
没入泥土的荒冢?
我眺望前方,夜色巍峨仿佛沉默
 
《雨》
 
在腾格里,一场雨是奢侈的
 
——等待雨
我兀立在海拔三千米的高原上
等待你,从浩荡的青冥里
闪电一般钻出来
叩击我干枯的峭壁
 
这是我唯一向往的风景
这是我至死不渝的风景
望着天空披着僧人的衣袍
 
——“为此,我耗费了所有的青春
和泪水
 
《十月》
 
辽阔的集中营:雪花飞舞
寒风将楔子打进奴隶的肋骨
没有语言的物种,只有沉默
只有闭上眼睛,一遍遍地眺望
此时,崖畔上的野花,又迎来了一次春风
 
《荒原》
 
秋凉在大地上聚集
造物主仿佛突然离去,空旷的荒原上
只有淡淡的哀愁,在游荡,袅袅升起
 
荒原阒寂,哪里都是红色的尸骸
看不见一颗绿
也看不见一个美好的身影
 
只有失去,没有收获
只有死亡,没有诞生
秋风中,只有苟活的眸子含着泪
偎依着,令人心痛
 
天阴沉沉的,没有安魂曲
只有阴云横在前头
 
——风雪将又一次迷茫期待的眼睛
而你依旧等候着远方的
信使
 
《深秋》
 
深秋徘徊在原野上,最后的火焰和情欲缓缓熄灭。
雨,淅淅沥沥诉说着,
树木垂下悲伤而沉重的头颅;醒目的黄,从发茨间
洇出来了。
雏菊目光炯炯,在十月的刀锋上执拗地舞蹈着。
天阴沉沉的,季节突然转舵,改变了方向
所有的生命都汇入流放的队伍,在彤云下迤逦前行。
神祗高蹈,黑暗在大地上升起,像藤萝,漫过建筑的肩头。
远处,寒云竖起桅杆;鼓动的帆等待着随时起航的律令……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