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短篇精品

盼归

时间:2017/1/25 14:30:22   作者:于菊花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112   评论:0
内容摘要:刚下过一场雪,气温下降,窗户上都冻上了冰碴子。今天太阳倒是红艳艳的,但寒气依然逼人,直到吃过中饭,才稍稍觉得暖和了些。  娟子从早上就开始洗东西,洗衣机就放在院子里,一盆盆洗好的床单被套刚晾到院里的铁丝上,一会功夫就冻得硬梆梆的。这天气,还真是冷得够呛。娟子的心里,始终热乎不起来...


刚下过一场雪,气温下降,窗户上都冻上了冰碴子。今天太阳倒是红艳艳的,但寒气依然逼人,直到吃过中饭,才稍稍觉得暖和了些。   娟子从早上就开始洗东西,洗衣机就放在院子里,一盆盆洗好的床单被套刚晾到院里的铁丝上,一会功夫就冻得硬梆梆的。这天气,还真是冷得够呛。娟子的心里,始终热乎不起来,今天都腊月二十三,传统的过小年了,柱子还没回家来。
  想起柱子,娟子就有些埋怨。这些年都在本省一些城市打工,冬天早早也就回来了,挣的钱多钱少不说,一家人热热火火坐在暖炕头上过冬,心里踏实。可他偏听信一个邻村一起打工的朋友的鼓动,说在新疆打工工资高,一样的吃苦,趁年轻多出去挣点,以后农村里也要住楼房,没点存款咋能把日子过好哩。
  柱子是实心眼,被人一说就动心了,种完庄稼就跟着朋友去了新疆。麦收时都没回来,说工期紧,只打给家里几千块钱,要一次干到年底,账结了就回。
  娟子一个人操持着家务,干地里的农活,还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也很辛苦的。好在公婆身体都还健壮,能替娟子分担一部分家务和农活,她性格温顺,和老人相处也和谐,柱子才会无后顾之忧。
  农闲的时候,家里有公婆照料着,娟子便和村里的婆姨们去附近的农场打几天零工,挣点钱贴补家用。女人们都心强,不愿把日子过到人后头,这年代,打工挣钱很时新。也有一些男人出了门不安分的女人,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白天逛街,晚上去镇上的舞厅消遣,被村里人背后说三道四,吐口水。
  女人们在一起干活,叽叽喳喳的,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群女人,更是唱得慌。听说,男人们在一起最感兴趣的便是侃有关女人的话题,其实女人们在一起,说得最多的也是男人孩子。更有一些泼辣的女人,说话不修边幅,说着说着便有了荤味儿。尤其是谁家的男人要正好回过家,那个女人就成了大家取乐的对象,你一言我一语地调笑着,无拘无束,咯咯咯的笑声里,其实也藏着居家女人一颗颗寂寞的心。
  娟子不善言谈,也从不说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话,只是低着头干活,附和着大伙轻轻地笑笑,可她的心里,也会泛起波澜。
  村里在附近城市里打工的爷们,隔两个月都会抽空回家看看,住两三天再出去,对独守空房的婆姨,也是一点安慰。柱子往年出去打工也一样,过个节日或者工地上活少的时候,也会请假回来陪陪她,给爹娘买点好吃的,给孩子们买个好玩头,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看电视,总有说不完的话。
  晚上,依偎在那个温暖的怀抱里,听他絮絮叨叨讲工地上的各种趣事,城市里花花绿绿的世界,娟子听着吃吃地笑,也会不放心地叮嘱男人,在外面要守心,不要跟着人学坏了。柱子掐一把女人,憨笑,有哪个女人会稀罕一个出臭力的打工汉啊,那桃花运,是给那些腰粗肚圆的老板们准备的。
  娟子极认真地细数着从女人们那里听来的桃色故事,男人离开得久了,女人的心也小得跟针尖一样了,总怕男人学坏了,成了不顾家的浪子,辜负了自己一番真心。
  
到了冬天,天一冷,工程基本停工了,出门打工的男人们,也都陆陆续续回家了。村里开始热热闹闹起来,女人们的脸上也整天挂着笑。那些男人还迟迟未归的女人,心里便躁动起来,每天电话里催着,眼巴巴地盼着,等着娃们的爹早些回来。
  早在刚入冬,娟子便在电话里叮嘱柱子早点结账,能早回来就早回来,天寒地冻地还奔波在外面,钱再重要,也比不上人更重要。柱子总说,快了,快了,工程马上就完工了,等活一完马上结账回。可这话隔三差五就说一次,哪次也没个回家的准日子,三拖两拖的,村里男人都差不多回来了,一晃就到年根了,柱子还没回来。娟子这心里头,天天跟猫抓似的急,干什么都没那个心气了。
  着急的又岂止是娟子,家里两个老人更急,天天嘴里不停地唠叨,埋怨柱子不该去那么远,埋怨儿子太实心眼,该回家就回家,管他工程完不完呢。娟子心里再烦,也不能顺着公婆的话茬也去抱怨,反倒用柱子给自己解释的话,安慰公公婆婆,说工程不完回来老板不给结账,这出去辛辛苦苦一年了,哪能要不上钱就回呢,现在打工就怕老板拖欠工资,多的日子都等了,也不急这几天了。
  公爹重重地叹口气,出去坐在南墙根里晒太阳,眼睛就一直朝着大路的方向瞅,仿佛某一个瞬间,柱子突然就从一辆车上下来了。婆婆嘴碎,依然进进出出地念叨着,数着村里还有几个人没回来,越数,脸色的愁容就越浓。
  娟子除了愁柱子结不了账,还愁柱子回家买不到车票。听说现在买票都成网上订票了,就算去车站买,也是预售,柱子他们不知道回家的准日期,提前也不能买票,现在都春运高峰期里,就算顺利地结了账,买不到车票,怎么回啊?
  娟子把这些话给柱子说时,柱子倒是满不在乎,让娟子也别瞎操心,他一个大老爷们,还能困在外面不成,实在不行不坐火车,一路倒长途汽车也能回来。
  村里的人都开始办年货了,人家两口子骑上摩托车或开上电动三轮车,“嘀嘀嘀”地从他们门前过来过去,男人女人脸上都挂着笑,刺激得娟子他们心里更难受。婆婆也劝娟子先去镇上办些年货,菜啊肉啊的,越临近过年越贵。娟子答应着,却迟迟不想去,只在村里人家杀年猪的时候买了一个猪后腿,其它啥也没去买。往年的年货都是她和柱子商量着买的,让她一个人去熙熙攘攘的集市上买东西,她连买啥都拿不定准主意。还是等等吧,说不定,明天柱子就回来了。其实连娟子自己也不知道,她抱这样的侥幸心理,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公婆。
  昨天女儿去巷道里玩,回来时兜里装着一大把糖,说是小玲儿的爸爸也回来了,给玲儿买了新衣服,很多好吃的水果和巧克力糖。女儿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怎么别人家的爸爸都回来了,就我们的爸爸还不回来呢?
  娟子听到小玲儿的爸爸也回来了,心里更慌了,村里本来就剩柱子和小玲爸爸没回了,现在,只有柱子一个人还在千里之遥,眼看就过年了,柱子不回来,这年,还过个啥劲!
  娟子赶紧又打电话催,这下,柱子倒也有准信了,说他们账已经都算完,明天就能把账结了,让她和爹娘都别急,年前他一准回来。
  今天到这会了,娟子还没接到柱子的电话,心烦意乱的,干着活,耳朵一直留意听着放在窗台上的手机,此时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成了一种煎熬。
  公爹吃完饭午睡了,婆婆着急,到巷道里和老婆子们去聊天,娟子一个人洗着东西,心里各种各样的想法纷涌翻滚着,眉头拧成了疙瘩。
  “欣欣妈,巷道里来个卖豆腐的,我们也买些吧,欣欣爸爱吃。”
  婆婆进院,对还在晾衣服的娟子说。
  “昨晚打电话说今天结账,到这会了也再没打电话来,谁知道他年前能不能回来啊!”
  娟子因为心急,话语里也多了几分怨气。
 “你打电话问问啊,这样不言不传地等,不得急死人。”
 “不打,爱回不回。”
  娟子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对柱子的担忧和埋怨交织在一起,有些口不择言了。可话说出来,她就后悔了,公公婆婆这些天也是愁得吃饭都没胃口了,她怎么可以跟老人使气。
  “妈,我把这活干完,你去巷道里买豆腐吧,多买点,欣欣爸爱吃。”
  婆婆应一声出去了,娟子晾完了东西,开始放洗衣机里的水。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娟子顾不上擦手,赶紧接通,电话那头,传出柱子兴奋的声音:“老婆,我们账都结完了,我马上可以回家了!”
  “太好了,急死我了,也不打电话说一声。”
  “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
  他倒还有心情开玩笑,要回来,这车票能买上吗?难不成真的要一路倒长途汽车回啊?
  “不坐汽车了,老板给我们定了飞机票,咱做飞机回。”
  天哪,土包子坐飞机,这柱子,想回家想得魔怔了吧?
   “真的,不哄你。票是老板给我们定的,钱是我们自己出的,只是让他帮个忙,我们不会网上购票。”
  “其实我们工程完了二十多天了,一直等着结账才没回去,给你说又怕你担心。这些天,我们几个人一直在劳务市场打零工,多挣了好几千呢,就奢侈一会,坐坐飞机。”
  唉,这男人,啥时候能让人放心呢!不过,只要能回家来,别说是飞机,坐火箭也中啊。
  “不说了,我们去机场了,老婆,给我做好晚饭,我今晚上准到家。”
  电话挂断了,娟子还沉浸在兴奋中,都有些乐迷糊了。好半天,才冲着屋里大喊:“爹,欣欣爸晚上就能到家了,您快杀鸡去!”
公爹连声应着,趿拉着鞋子就奔向后院。一阵鸡的惊叫,伴着娟子脸上开心的笑容从后院里传出……




标签:过年 回家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