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短篇精品

    争水

时间:2017/3/18 22:01:57   作者:九五至尊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128   评论:2
内容摘要:争水一天一天比一天的燥热,四叔的心里也一天比一天的焦急,要是老天再不下点雨,今年的麦苗眼看要晒青草了。端午一过,麦子都抱了肚子,抽穗了,才浇完头轮水。焦急的人们明知水库已经没有多少水了,可还不死心,一边又一边地跑去看。往年间被水淹没的地方,早已变成了干河滩,昔日间波光鳞鳞的湖面,...
  争水     争水
天一天比一天的燥热,四叔的心里也一天比一天的焦急,要是老天再不下点雨,今年的麦苗眼看要晒青草了。端午一过,麦子都抱了肚子,抽穗了,才浇完头轮水。焦急的人们明知水库已经没有多少水了,可还不死心,一边又一边地跑去看。往年间被水淹没的地方,早已变成了干河滩,昔日间波光鳞鳞的湖面,如今快要变成干瘪的孽果儿了。各生产队的队长们都像他一样,每天晚上都跑到大队会议室里来诉说各自的难处,恳求书记们多给放点水。书记们满脸地愁肠,唉声叹气之后,一个劲儿地往公社跑…… 太阳像个巨大的火盆,发出源源不断的热来,灼烤着大地。麦田间沉闷的空气中隐隐有股干草的气息,田地里满是干裂的沟纹,麦苗儿焉叽叭哒地低着头。根下的叶子已经发黄,顶上的叶子缩倦着。水沟底晒起的泥卷儿早已被暴晒的七零八碎。裂缝里野黄蜂安心地住了下来。臭脖脖(喙木鸟)发出单调、重复的“笨笨吃”“笨笨吃”叫声更叫人心烦意乱。社员们早已下班吃午饭了,四叔并不急于回家,他巡视完每一块地之后,才肯放下心来!经历了那场大饥慌的每一个人,心里都很清楚,粮食就是生命啊!那几天土地绣花般地务息着,昔日间那些慌滩、干沟、河坝都被平整后,种上了庄稼。饭是稠了,仓子是满了,裤腰带是松了。日怪的很,水却不知道哪里走了。他夹着铁锨,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些想了无数次而又得不到答案的问题,心里越加焦慌了。 远处一个百点,像这儿移来,近了他认为那是他大哥的儿子建设。大哥在处地当干部,生了四个丫头,就这么一个儿子,格外地宠爱。高中毕业后,一时招不了工,当了民办老师。四叔很喜欢这个有文化,又懂事的侄儿。什么“喷灌”“化学除草剂”之类的词儿全是从他那儿听来的。随着“叮叮铃铃”清脆的铃声,建设跳下他那辆被塑料带包的花花绿绿的“飞鸽”自行车。刚才被风吹得鼓囊囊的白衬衣也随之平整了下来。白球鞋、蓝裤子,一副十足的农家干部子弟的打扮。 “上面有了动静吗”四叔知道建设一有空就跑到城上去找他爹的那些战友们,打听招工的消息。 “唉!哪有啊,即使有也是知青,轮不到我们”建设边擦汗边怨理地说。 “太热,真是热死人嘿,听收音机上说已经到了三十八度了”全队里就他有一台收音机,外面的许多大事都是从他口里传过来的 “你有没有听到,有雨下”四叔急急地问道 “没有啊” “照这样下去,明年又是五八年了” “想想办法” “有什么办法!该想的都想了,十爷爷十奶奶还有六奶奶几个老人,三更半夜都偷着到龙王庙那里瞌了头,上了香,杀了白公鸡,化了黄裱纸,许了愿。柴道爷也在院子里偷着跪了三个夜求雨哩,可老天连个湿屁都不放,没招了,整个儿没治了”四叔无奈地说着 “西沟的人买了柴油机、水泵,正想在我们的龙眼那儿打井哩” “你怎么知道的”四叔一下子警觉了起来 “我今天碰到西沟的一个同学,他悄悄地讲给我听的,她说他们偷偷的把井打成了,我们下沟的人也没办法了”建设有点脸红,他指的西沟的那个同学,四叔见过,是个很漂亮,文静的姑娘,建设毕业时请同学们家里来玩,大嫂请他去招呼客人,也听大嫂说过和侄儿有那么点意思,影响很深。 “这些老驴日的,想得到好,想抽干老子们的水,叫老子们喝西北风哩”四叔额头上立刻蹦起了几条青筋。 建设有点后诲,不该把别人说的事讲出去,他再次招呼四叔回家时却见四叔夹着铁锨朝村南李书记家里走去了。     争水
建设吃过晚饭,他收拾了一下,便向西沟走去。 那天,如霞扎着两条短辫子,正从家里往地上走 “如霞”建设跳下自行车,老远亲切地叫着她的名字 “张老师啊”如霞脸上露出一抹红晕,一付不期而遇的样子,其实她早就看到了 “去上地去啊”建设推着自行车和如霞并走着,每次看到如霞那俊巧的鼻子,长长闪动的睫毛,还有那种柔柔的气息总会在他心底荡洋起丝丝温情来 “还能干啥,整天价,黄天背着个老日头,那像你清闲,东走西走的,快招工了吧” “谁知道,招工又论不到咱,还是老实修地球吧” “修地球有什么出息啊!像今年这么旱,修了也是白搭,你看树上的叶子都黄掉了” “你们不是打井吗” “正忙着呢,建设”如霞突然满脸绯红,声调无限地轻柔。 “我问你一件事”她左手拉着辫子,右手指在辫稍上缠绕着,望着眼前的空地说“亲戚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你说我要不要答应”她低下头来,脚踏着路边的几支枯草 “你愿意吗” “我不是在问你,让你给我参谋一下吗”如霞紧紧盯着建设 “不要答应,你就说你已经有了” “人家要问小伙子家在哪里,干什么的,我怎么回话啊” “你就说小伙子当教师,是下沟的”建设认真地说 如霞羞涩地迈过头去“你敢说出口,就怕你不敢见我爹妈哩” 点灯时分,建设来到如霞家里,一家人见到这个打扮整齐的小伙子,听如霞介绍说是高中的同学,心里明白了几分。她妈把炕桌子摆到炕上,挑亮油灯“快上炕,吃了没有,没吃就给你做去”朝门口笑嘻嘻的小姑娘叫道“似霞,快起叫你的爹爹起,就说家里来了客人”那个叫似霞的小姑娘答应一声,院子里立刻传来跑步的“咯咚”声。“吃些,吃些,少尝一些”如霞妈端来两个馍馍,掰开,硬往建设手里塞“这个傻丫头,就知道笑,也不劝劝客人”如霞妈见建设没接那块馍,又发动姑娘上阵,凉州人待客很是热情,厚道,要是客人不吃点东西,心里总不踏实。 “妈,人家不吃就不要劝了,又不是小孩子”如霞给建设端了杯水来 “就是,就是”如霞妈如失重负似的放下那块馍,拿过一个装照片的小镜框,一边望着建设,一边望着照片 “如霞老是提起你,说你老子在外地当干部,你现在又当老师了,唉!爹,娘老子没本事,我们的如霞就只有抗铁锨的命了” “妈,你有没有个说头了。我又没怨过你们”如霞皱了皱眉头 “就是的,就是的,当农民就农民,如霞蒸的馍馍煊得和面包一样,擀出的长面和机器压出的一样长,比城里的那些丫头子强多了 “妈,有你这样夸的”如霞害臊地把头藏在妈妈的背后。笑着埋怨着。 门响处,一个精瘦的半老头进来了 “爹!这是我高中的同学”如霞指着建设介绍说 “坐,坐”老头子拉着建设的手,随及掏出一盒“双羊”烟来递给建设“爹!他不会抽烟”如霞提醒父亲 “不抽好,不抽好!”他脱掉子上了炕,一同回来的似霞立刻把装着烟丝的小木盒端过来“成隐了,成隐了,不抽几口浑身没劲”立刻装了满满一烟锅,对着油灯猛吸了几口,

标签:会议室 生产队 
上一篇:改爷
下一篇:除夕夜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