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现代诗

【行走在低处】              作者:章社友

时间:2017/3/29 13:55:15   作者:qq_4dcde94b8c   来源:天马文学网   阅读:37   评论:0
内容摘要:刻划工人
   ◎车工
   
   他觉得自己很残忍 
   虽然的日子是被旋转在一个圆心里的小车工 
   像一个刀斧手,握一块猪后腿向架子上一挂 
   剔骨的刀法启动,他类似我的工作 
   将一块圆钢上刑在三爪夹盘上 
   用事先设定好的数子游戏,不,是程序 
   一道工序:剥去它的皮,不,是车表面 
   二道工序:剔去它的肉,不,是车台阶 
   三道工序:刮去骨质上的肉沫,不,是精车 
   一个铮亮的高精密零件出生了 
   还要一些附着,譬如,出生证或合格证。终端是装在汽车上、轮船上或火车上 
   使用或者价值与我无关 
   我享用的是去除肉质的一堆白骨 
   
   ◎切管工
   
   骨质很硬,铮亮 
   似手握的钢管,原始般色泽 
   遭遇厄运,被坚硬与我的锯片 
   切割成一截一截 
   我痛恨机械设计师 
   是他把原生命体打扮成另一个生命角色 
   我切割钢管,常浮现一个牧羊人 
   手握长鞭在无垠的草原放牧 
   绿色与奔跑的白云融合,美景滤过心灵的震颤 
   仍如切管机上的锯片,牙齿凶狠 
   他爱读《圣经》,是赎罪? 
   一个屠夫正在把羊群赶往屠宰场 
   
   ◎无芯磨工 
   
   生命早给出定义 
   我没有定力 
   丢下阳光,丢下冬季 
   沿一条无芯的圆心不停歇地进给 
   许多次我想泄洪般暴怒 
   许多次我想期盼一次暴风雪般冰封 
   五行的定数,把我撂倒在无芯的轴心里 
   犹有钢铁的硬度,常用泪水湿襟 
   我在练功,晨练,夜练,练就铁罩功 
   硬不过无心的人,语误,是无芯的砂轮 
   一年四季,无情地剥下我的铁衣 
   我的血液混合在磨削液里就这样被废弃—— 
   
   ◎焊接工 
   
   火红和炙热是我的前世
   我从一堆白骨里苏醒
   去掉技艺,用电压、电流和焊钳
   焊接今生
   我命中光源少
   工厂房屋的高大吸取了我享受阳光的机会
   我用夜色伴行,焊弧会划出光
   似流星,更似一朵昙花
   闪现过后又把我置入暗夜的阴冷
   我在焊接,连同一颗热心融入钢
   炽热过后依然冰冷
   
   ◎筑路工 
   
   割掉痛疼的部分
   用盐粒铺路
   黝黑,污身,炙烤
   生存被套上咒语
   仿佛看到了路的尽头
   铺成的路不管他的姓氏
   如车辆平坦的行驶与我无关
   或用路捡拾金钱的人与我无关
   有关的是空置的一件嫁衣
   筑路工的歌声唱响
   汗粒会痛
   我依然餐风露宿在阳光明媚的乐土上
   
   ◎塔吊工
   
   朝出,我在攀爬
   以上升的姿势进入一座塔尖上的坟墓
   稳坐云端,持手操纵,目控塔臂上的吊物
   被底部筑巢的蚂蚁飞速地蚕食
   我在练僵尸舞
   日暮,我以向下的姿势
   目空人间璀璨灯火
   疲惫走入孤独小屋
   头顶那尾昏黄的灯光是我唯有的伴侣
   它映出我的影子
   我才知道,此时的我是一具充满热血心肠

标签:行走低处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