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行走在夏季

时间:2018/11/18 16:11:58   作者:高铸山   来源:原创   阅读:54   评论:0
内容摘要:      这是一个高温、多风的夏季。  我一直往返在县城与厂子之间,朝七晚七,疲于奔波。跟打工相比,机关里把人养成了懒汉。坚守在这个夏季,近乎没有休假。这个夏季经济调速,楼市持续飙升,股市跌荡。这个...
  
  
  这是一个高温、多风的夏季。
  我一直往返在县城与厂子之间,朝七晚七,疲于奔波。跟打工相比,机关里把人养成了懒汉。坚守在这个夏季,近乎没有休假。这个夏季经济调速,楼市持续飙升,股市跌荡。这个夏季受煎熬的还有企业和老板,企业如肥皂泡荡荡悠悠。
  厂子在一个风沙岘上,太阳毒,风沙大。看办公室桌椅沙发上和走廊窗棂里到处的沙子,就不难想象风沙有多顽虐。听说刚建厂的头两年,厂子还没有硬化,风沙刮得不敢伸头。春季新栽的树抽枝发芽,滴管压到了树坑,林地里的苜蓿长势茂盛,一栋挨一栋的冷库颇有些阵势,办公室陈列整齐。第一天上班搞卫生,想要清理掉那些填满廊窗的沙子,临了还是没有清除。交织在家族和姻缘关系里的私企,常被鸡零狗碎的事困扰。凡事不敢懈怠,初心还是想好好干些事。之前,我在餐饮行刚刚被辞退。在餐饮行的二十天可能成为最短命的打工,但完全不是没有收获。江湖水深,虽说出来混随时都准备着卷铺盖卷走人,但事情来的还是要比预想的快而突兀,我愕然且些许沮丧,尔后便燃起了新的欲望,我不甘心待着。混迹在人才市场,看中一家搞种子的企业,最后却阴差阳错地被人硬拽到了这里。
  第一次晨会上,难免唐突。隐隐感到我的话有多糟糕,本性使然。很快我就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一摊子的活正在等着我。前文员盼着交接完就去南方,她学历挺高研究生,但我知道她在这里干的并不顺心,别人颇有微词。她或许在暗示我些什么,她很耐心很负责的交接,我有些感动也同情她就这样憋屈的离去,我的心其实是很柔软的。办公室工作头绪多事情杂,我从最急最紧要处做起。再想到前文员,心生怜惜,其实她没有少干活。
  偌大的厂院里,阳光明晃晃的,紫外线照射格外强烈。到厂区四处走上一圈,寂静冷清,敞亮空阔。风沙依然刮的人厌烦,跟树木花草植物一样人晒的像蔫茄子,还是小儿买了顶草帽让我遮阳抗晒。一场强劲的风陡起,渣枝乱飞,新栽的树苗前倾后仰,刚刚发绿的树头催折了,枝败叶落。
  铁栅门紧闭,一坨黑黢黢的铁锁安静地垂着。厂子停产,听不到机器声的车间里,阔大而空落落的,偶尔有一只麻雀或灰鸽子飞起,扑棱棱带起尘土飞扬。陈列整齐的大型流水生产线,像一条睡眠的铁龙,静悄悄卧着。庞大的进料罐像龙头昂起,高高矗立,老远就能望见。超大容量的冷库,在眼前晃荡。控制房里发出轰轰的声音大的吓人,我心里老犯嘀咕,会不会是故障。有人说过,经常送亡去墓地,对生死自然也就看淡了。我曾替人写诔文,起先也是疙疙瘩瘩,到后来就麻木了。开始去冷库都不敢多停留,急急地进去,急急地出来,来去次数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冷库不产生效益,就像端着金饭碗讨饭。平静掩盖不住生产窘境,企业正处于低迷等待。旧年的储藏销不动,销售天天跑市场推销。新招的销售跑了几天,最后把自己给推销走了。我主动帮销,好像有上山入伙纳“投名状”的嫌疑。员工有几个月领不到工资的,厂里司机拮据连给孩子买奶粉都有困难,借我的钱最终也没有还我。但我还是颇同情这个八零后的年轻人,他曾在西藏高原服役跑过运输。特别喜欢开车,装载机、叉车,停下这个开走那个,总是乐呵呵的。凌晨四五点装上货上市场,回头再进上料按八点打卡回到厂。爱车爱到骨子里,自打负责车辆维修,就把车收拾的亮亮豁豁。最终他没能坚持住,先我之前离开了。企业用工,走的走来的来,是优选劣汰吗。其实,好的员工跟好的企业一样,难找难招。
  第一次面对名堂这么多的扣罚款,我不知好歹。看别人受罚,心有恻隐。我默默祈祷,上帝啊,保佑这是最后一次。事实上,上帝被得罪完了。罚款不但没有少还更重,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老板讲责任讲损失与罚款,说让子弹多飞一会,马不跳鞍子还跳。我看到了最无奈的表情,心存芥蒂,前面的罚款没赶上,以后还赶不上吗。躲过了汶川地震又躲过了沉船,谁的命有那么好。祈愿上苍保佑,在我离职前再也不要出什么差池了。
  眼望着秋季收购到了,调查市场,洽谈合作,联系租赁,筹备正紧。招聘广告天天打,新招的人紧跟着上了班,感觉人气旺象。大家配合协调,信心十足,力争扭转亏损。人更多的是靠感性做事,不计得失,不图回报。利用旧关系争取到申报“守重”企业先进名额,申报了科技扶持项目,回头又纠结起来,有时候人就是一个自我矛盾体,做着并矛盾着。
  老板又在训斥人,内心忐忑,甚感压力。先前在餐饮打工,老板摔水杯文书,秽语不堪,见文员流泪,尴尬至极。我知道伤害的不仅是文员,至今想起仍感到脸烧耳热。打工者的环境何止逼仄,顾什么颜面与耻辱。
  盛夏的天气,雨说下就下,风疾雨骤,大片大片的雨滴,打得地面直冒泡。这里的雨野的很,来得急去得也快,刚要下班,暴雨如注,把我们堵在了门里。片刻,雨过天晴,地面上一洼一洼的水流淌着,空气很清新。
  寂寞像黑夜在蔓延,像影子时时存在,忙碌过后依旧是寂寞,只有上班下班铁栅门的“哐当”声响起。整日伏在厂区,凉棚下的灰鸽子熟识了我,它们把这里当成了家。早晨搞卫生我去扔垃圾,看见墙根下的那条退役警犬,我问自己,它拴在墙根下我不过是坐在办公室里而已,有什么不同吗。我见它仰天长嚎,人皆说不出缘由,或许是孤独。看来长期囿于一个局促的时间和空间里,连禽兽也受不了。最见不得同事辞职,一旦有人辞职离开,很是无助失落。前面两个文员先后辞职,我在心里祈求现任文员千万不要在我之前辞职。辞职书写好还是没拿出来,我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
  办公室愈加忙碌,配合秋季收购赶做包装设计,申请商标,赶着申报科技创新型企业,制作项目书,申报土地确权。制定完善考核制度,老板讲用制度管人。感觉时下的企业越来越像行政,报告像雪片一样,飞来飞去。报繁冗不实的材料,政府和下情隔着多远的距离。
  接待越发多了,一拨接一拨。客人们频频举杯,饱腹而去,留下一地狼藉我们收拾。又一个周日,接待结束,夜幕低垂,田野上一片蛙鸣。走过乡间水泥路,晚风拂来,泥土芳香,空气清爽潮湿,绿油油的麦田齐刷刷倒向车后,夜晚村野上乡韵乡情让人感动,心底涌起浅浅的乡愁。
  近日工作不断出差错,很是畏难,想做个调整,放慢节奏。新做的活瑕疵还出,我真的是一个颟顸的人吗。河南发来的原料,霉变率超标,不赚钱。
  双休日,太阳好像也是疲疲沓沓的样子,上班的人更少。企业不养闲人,打小报告的没闲着。苍蝇爱叮烂肉,我告诫自己自律。
  一个好汉三个帮,企业急需要懂经营有专业的管理人。听说新疆的新厂址举棋不定,原料还是没有,原料市场在哪里。凤求凰,凰安在。
  员工没有卖险金,个人医保办的很及时。有人摔脱了臂臼,及时享受了公费医保。
  又一次要停通勤车,再不用天每天回家,要职要以厂为家。如果真到那一天,我还能坚持吗,且过且看。
  新理念莫非是奇思异想,在月亮上种树,是有钱人的任性。
  小暑了,庄稼成熟在望,路边小麦金黄,一夜之间就收完了,今年农民的收成看来不错。枸杞红了,摘果的农民上工还要早。早出晚归,跟县城陌生了。我惦记着马路洒水车还在洒吗,自从有了洒水车,县城变得干净了。城市和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都会好起来。
  很小心的草拟租赁合同,好像条条款款都是陷坑。市场经济增强了人们的法律意识,诚信道德不讲了。官场险恶,市场也不是温柔之乡。起草合同的我好像不再是我了,生意场的锱铢比较设防算计见怪不怪。
  办公室正在抓紧筹划制作宣传册,设计布置展室。陡的起了变化,气氛波诡云橘。翌日,宣布办公室撤销,我的辞职书终究没有拿出来。肥皂泡在破灭前依然绚烂。在市场的大浪中企业演绎着童话般的关停倒闭,经营危机更是打工危机和诚信缺失危机。
  多舛的打工路再一次结束,我把打工的冲动还想留住。
  时令正值立秋,秋风起,落叶舞。漫步在县城街头,眼前正是一派绚烂多彩的秋色。




上一篇:阳光照在窗前
下一篇:城市公园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