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舌尖品关东--蓝靛果

时间:2018/12/5 20:40:19   作者:刘国林   来源:原创   阅读:13   评论:0
内容摘要:    关东野生着一种落叶小灌木丛,结蓝色的浆果,人称蓝靛果。据资料记载,我国唯独北大荒野生这种浆果,而北大荒也只有三块生长区。有的地方叫鸟啄李,有的地方叫黑瞎子果,有的地方叫山茄子。人常说,物以稀为贵。关东的蓝靛果就是世界上稀有的浆果之一...
  
  关东野生着一种落叶小灌木丛,结蓝色的浆果,人称蓝靛果。据资料记载,我国唯独北大荒野生这种浆果,而北大荒也只有三块生长区。有的地方叫鸟啄李,有的地方叫黑瞎子果,有的地方叫山茄子。人常说,物以稀为贵。关东的蓝靛果就是世界上稀有的浆果之一。据专家测定,蓝靛果含有大量的维生素C、糖、蛋白质和氨基酸。目前世界上所知氨基酸约有几十几种,蓝靛果所含氨基酸就达十五种之多。蓝靛果不但营养丰富,风味独特,而且具有强身健胃、补血益气、促进新陈代谢之功效,难怪北大荒人视它为滋补之佳品。
  关东寒冷,蓝靛果就是严寒的宠儿。在年平均只有2摄氏度的低温下,它能活得很好,零下39摄氏度也冻不死它。离开了阴凉低温,湿润霜冻,它还觉着活得不滋润呢。南方的烟花三月,北方还是冰冻三尺之时,而蓝靛果这时已开始萌动。四月里,它那赢弱的身躯已经伸展开来。一夜春雨,卵状的叶片便结伴生出。接着,谈黄色的小花便点缀在五月的山谷中,灿然若金。别看它其貌不扬,花儿开得也不惹人注目,但是摘下一朵放在嘴里,那甜,那香使你充满全身,久久地含嘴里,舍不得咽了。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这时的果实便有了型,有了味儿,只是还蕴含着春天的绿。当脱下绿衣换紫袍时,这便是六月,便是收获的季节。采集蓝靛果颇有情趣儿,谁喊一声:“走,采山茄子去!”于是,男的挑担,女的提篮,一溜烟似地往山里钻。老远,就嗅到扑鼻的芳香,那是熟透的蓝靛果溢出的清香。近了,更近了,只见满树的浆果稀软稀软的,紫蓝紫蓝的,挂着白霜,紫玛瑙般地摇摆。于是,这一堆那一簇的人们把塑料膜铺在蓝靛果树下。微微晃,轻轻摇,摇落了满树的星星,晃掉了数不清的玛瑙。如同表演魔术一般,男的提桶,女的拾起塑料膜。轻轻地抖,慢慢地倒,转眼,一桶接一桶地蓝靛果盛满了。男的性急,抓起蓝靛果一把一把地往嘴里填,吃得疯狂,如狼似虎,直到撑圆了肚子才罢休。女的吃得斯文,一粒一粒地往嘴里送,慢慢嚼、细细品,能品出滋味儿,嚼出甜酸儿。吃着嚼着,她们笑了。不笑别人,是笑自己的男人竟躺在塑料膜上睡着啦。呼噜打得如同火车鸣笛,一长一短,抑扬顿挫。她们听惯了自己男人的呼噜,就像欣赏一段世界名曲。年龄长的妇女知道疼自己的男人,她们都是过来的人,愿意让自己的男人多睡一会儿,睡醒了还得担着百八十斤的担子往回赶路呢。刚过门儿的媳妇则不然,她们觉得自己的男人什么都新鲜,连睡觉也好玩儿。听着,瞧着,不由自主地拾起一根草叶儿,轻轻地往男人脸上拂,往男人的鼻孔里透。她的男人睡得是那么甜,那么香,迷迷乎乎地用手拨,以为是蚊蝇呢,想驱赶。一下,两下,怎么也赶不走。急了,猛地一抓,竟抓住了妻子的一只玉手!“哈哈……咯咯……”一粗一细的笑声同时爆发,震得树枝微微地颤,小草轻轻地抖。疯够了,也精神了,男人一轱辘爬起来,告诉妻子:“走,这趟又能卖出好价钱……”。女人佩服男人的能耐,佩服得五体投地,嘴上却不这么说:“别瞎吹,你看张家,李家,哪趟都比你卖得多……”
  端午节一过,集镇上常看见一些卖蓝靛果的商贩,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汉和老妪们。他们面前摆个蓝子,手里拿着小勺。盛出一勺,旁边早有用白纸叠成尖帽。把勺翻在尖帽里,即算成交,一手钱,一手货,便宜、实惠。小孩子在大街上边走边吃。他们的嘴伸进尖纸帽里,用气抽,用舌舔。舔到嘴里,不用嚼,一咂嘴就碎,真甜哪,什么樱桃、李子、杏儿,全忘了。心里话,它们哪能和蓝靛果相提并论呢!不一会儿,尖纸帽全打开了,把最后几粒含在嘴里,再把那纸帽用舌头舔一舔,再用舌头在嘴巴上转圈儿抿,望着蓝靛果的篮子不挪窝。
  少女们不像孩子那般没深浅,尽管她们爱吃,但绝不会在大街上边走边吃的。她们把蓝靛果买回家,再和姐妹们一道文质彬彬的品尝,边品边唠些街头巷尾的见闻。甜酸的蓝靛果伴着甜酸的话语,吃到完,唠到完。未了,仍没忘扔出一句:“咱都不如孩子呢,你看人家吃得多潇洒!”说终归是说,她们再嘴馋,也会爱面子的。热恋中的小伙子买蓝靛果不是为吃,而是为了向女朋友献殷勤。下班路过卖蓝靛果的小摊,便匆匆地跳下自行车,买三五袋,放在提兜里,乐滋滋地奔向约会地点。老远,见到女友站在那里等得不耐烦:“又来晚了!”小伙子急忙解释:“对不起,你看——”顺着小伙子手势,女友的眼睛亮了:“还是他知道我的心哪!”这么想着,随便说一句:“看看,又让你破费了!”小伙子慷慨,求之不得:“哪里,哪里,现在不吃,过这村就没这店儿啦!”说着,打开尖纸帽,两个头凑到一起,对准蓝靛果,“哧溜儿——”“哧溜儿——”一个吸得粗犷,一个吸得妩媚,边吃边唠。吃得甜甜蜜蜜,唠得亲亲热热。吃完了,唠够了,两颗甜蜜的心也醉了,醉在蓝靛果成熟的季节里,醉在春意盎然的花前月下。
  年轻力壮的男子汉采撷回蓝靛果不愿蹲市场,而是大步流星的往果酒厂的收购站奔。他们性子急,价格多少不说,图个痛快,省出时间,多跑两趟有了。北大荒人善啄磨,想出个用蓝靛果酿酒的法子来。这可是冷门儿,有道是“好酒不怕巷子深”了,北大荒的蓝靛果酒真的誉满神州,名扬天下了。新郎瞧拜二老双亲,提着是蓝靛果酒;小媳妇回娘家,提着是蓝靛果酒;采购人员入关南下,提的是蓝靛果酒;南来北往的旅客,提的也是蓝靛果酒,不光国内人知道北大荒的蓝靛果酒是紧俏珍酿,就是来北大荒洽谈贸易的朝鲜、日本、德国、俄罗斯等国的客人都争相品尝,交口称赞、特别是日本的大板市,以竹川莫幸为首的一行十六人的访华团,曾两次专程来北大荒考察蓝靛果酒。
  关东是块神奇的土地。不是关东人自吹自擂,举双手欢迎五洲四海的朋友们,你们尝遍了世界各地的佳酿美酒之后,再品一品关东的蓝靛果酒。让你自己说蓝靛果酒怎么样,怎么样就怎么说。

-------------------------------------------------------------------------  
作者简介:
  刘国林,195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黑龙江分会会员。1975年以来,创作地域散文1000多篇,先后在《人民日报》、《青年文学》、《散文》、《儿童文学》、《延河》、《萌芽》、《少年文艺》、《北方文学》、《北大荒文学》、《青海湖》、《雪莲》、《四川文学》、《作品》、《青春》、《山西文学》、《厦门文学》、《黄河文学》等全国报刊发表散文作品近600篇。其中《草塘风情画》1984年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地理学会、中国少儿出版社联合举办的《我爱祖国山河美》散文征文中获一等奖,著名老作家叶圣陶之子、中国少儿出版社社长叶至善先生亲自为《草塘风情画》写了读后感。《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分别对刘国林进行采访和报道。1986年,经叶至善先生的推荐,刘国林的散文《草塘风情画》被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入小学课本至今,题目改为《可爱的草塘》。
  2006年,刘国林的散文《捉蛇记》发表在《儿童文学》元月号上。经日中儿童文学交流协会会长中尾明先生的推荐,该作品被译成日文,发表在《彩虹图书室》2006年第2卷上,成为日本少儿的课外读物,为中日文化交流,为日本少年儿童了解作者的家乡七台河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2013年聘为《中国散文网》专栏作家、《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优酷网》作家刘国林作文大课堂主讲。2016年被聘为《上海文艺网》签约作家、中国老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会员。2017年被世界汉语文学出版社与杂志社聘为副总编辑,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中国东北分会主席,《作家刘国林作文大课堂》被聘为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理事单位。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