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影视书评

贾元春——回首相看已成灰

时间:2011/8/23 21:47:24   作者:本站整理   来源:网络   阅读:489   评论:0
内容摘要:   我一直沾沾自喜于出生于正月初五,自以为占了天时之利。我妈不置可否的笑笑说:“你有什么有奇怪的,当初我在产房,一个女孩与你同年正月初一出生呐!”所以,我一直特别遗憾和好奇,这个和我同年出生于大年初一的女生,她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她会有怎样独特的人生经历么?是否会如那个“榴花开遍照宫闱”灿烂火红的贾府大小姐贾元春呢?  先来看看元春的简历吧!  贾元春,贾政的长女,生日为正月初一。因作者开篇即云:然朝代年纪、地域邦国等失落无考。所以,未有具体的出生年份。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中,起初掌管王后的礼
  我一直沾沾自喜于出生于正月初五,自以为占了天时之利。我妈不置可否的笑笑说:“你有什么有奇怪的,当初我在产房,一个女孩与你同年正月初一出生呐!”所以,我一直特别遗憾和好奇,这个和我同年出生于大年初一的女生,她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她会有怎样独特的人生经历么?是否会如那个“榴花开遍照宫闱”灿烂火红的贾府大小姐贾元春呢?
  先来看看元春的简历吧!
  贾元春,贾政的长女,生日为正月初一。因作者开篇即云:然朝代年纪、地域邦国等失落无考。所以,未有具体的出生年份。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中,起初掌管王后的礼职,充任女史。而后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
  因为书中关于元春的正面描写不过在于,“皇恩重元妃省父母”这章中,所以我对元春的第一印象还是她那独特的生日。探春曾叹道:“我比不得大姐姐,是个有福气的,连出生日期都占尽了先机。”
  观贾府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的日子与元春身居后宫的靠山有很大关系。这似乎看来好事啊,昔日就有杨贵妃“一朝选在君王侧”使得“姊妹弟兄皆列土”,看起来似乎是生辰吉祥,就是古人说的八字甚好。至于,当最后的繁华过后,梦里向爹娘相寻告:儿命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似乎,又是生辰不吉。
  元春在书中的出场次数只有一次,篇幅不长,但不可否认的,元春无疑是书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了。贾母每天闲来可以“摸摸骨牌,开开家宴”,娇生惯养的宝玉可以每日厮混于莺红柳绿的大观园,每日里贾珍能够“养优听曲,笙歌热舞”,贾蓉可以“观花逗鸟,夜夜赌博”啊等等,这些贾府表面所呈现的这些“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的场面,都与这位少在书里出现的贤德妃有莫大的关系。不可否认的,她是贾府最刚建的一个人物,她就像荣、宁而府的奠基,虽然隐于深处,但却承担着他们的重量,可以说贾府的兴衰都系在了她的身上。
  且来看看,这位生辰独特的女子出场前,贾府就已人仰马翻的模样吧!
  “一日正是贾政的生辰,宁荣二处人丁都齐集庆贺,热闹非常。忽有门吏忙忙进来,至席前报说:“有六宫都太监夏老爷来降旨。”唬的贾赦贾政等一干人不知是何消息,忙止了戏文,撤去酒席,摆了香案,启中门跪接(第十六回)”。就是这么个宫里的太监来访,贾府上下都惴惴不安、人心惶惶。不住的飞马来往报信,直至赖大报:是好消息,我们家小姐当妃子了。“这时,贾母等才心神安定,不免又洋洋喜气盈于腮,于是都按品大妆起来。贾母带领邢夫人、王夫人、尤氏,一共四乘大轿入朝。贾赦、贾珍亦换了朝服,带领贾蓉、贾蔷奉侍贾母大轿前往。于是宁荣两处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第十六回)”。
  请看,贾元春的一举一动都能令贾府惊天动地,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不难看出贾元春在贾府的地位,她所代表的贾府的政治力量。所以,到后来贾元春的判诗中有句,“虎兕相逢大梦归”颇有争议(注:有版本“兕”作“兔”)。我还是比较赞同刘心武老师的观点,贾元春应该是在两股政治势力斗争中,失败身亡的。这个且待稍后再论。
  接着,“天恩浩荡了”,居然允许妃子们回家省亲了。哇,天恩如此浩大,这可是惊天动地的一件事啊。于是,贾府又是一阵人仰马翻,择地、丈量、画样图,请工匠,要大兴土木了。说到接皇宫之人的事,引起了王熙凤的一番侃侃而谈,“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接驾,那时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还是赵嬷嬷见过世面,当即奉承道:“东海少了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这说的就是奶奶府上了…..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可大有文章,“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是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
  且接着往下看,元妃回家省亲固然要建省亲别墅。贾府又得采买些女孩子,教他们些歌舞曲目,以歌颂皇恩浩荡。于是,堆山凿池,起楼竖阁,种植栽花,至于开册籍,监工等事,一笔不能写到,不过是喧哗热闹而已。
  总得来说,宝玉等能够在大观园中度过他的美好时光,心满意足悠悠的写写他的四季记事;那些诗情画意的女孩们可以聚设作诗,度过她们美好的青春时代。当然都是托我们的“皇恩浩荡”,还有元妃的一笔信纸。
  当然由大观园引出的可不止这些,“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中,贾珍陪着贾政带还有一帮所谓的清客,如詹光(沾光),单聘人(单骗人),卜固修(不顾羞)之流,在自家庭院惺惺作态,迂腐无比,贾政居然连“此地引得我有辞官归农之意”都出来了,读的时候感觉就好像脚下突踩柠檬,哈哈,从脚酸到头了。这伙人从有凤来仪(后元春改为潇湘馆)逛到怡红院,其间众清客极力吹捧、贾政又故作清高、宝玉牛心不死,不过在众清客的映衬中倒是显出其卓尔不群,虽然贾政仍是故作严肃,明显可以看出他的面子得到极大的满足,内心恐怕早已笑开了花。
  这一章贾政游大观园,其中道路来来往往,又是假山又是什么小河流。倒把大观园游了大半,其中大观园轮廓、方位、各个院落之间联系引得后世红学家有了研究的空间。不过本人向来方向感极差,连熟悉的街道我都可能分不清东南西北,贾政引着一大帮人游了大半天大观园,我愣是没理清那些房院的方位和关系。
  曹公之笔,自不必说,仿若一只神笔。他把最高潮的部分在经过前面层层铺垫之后浓重出场了。
  转样元宵即至。当然,元妃的驾到,贾府自有一番盛大的排场及那些繁文缛节,其中园中香烟缭绕、五彩缤纷、灯光迷离,说不尽这太平气象,富贵风流,其豪华富丽,可想而知,倒也不必细述。
  然后,元妃进入正殿。贾母诸人早已在内候多时,自然免不了又是一番繁文缛节,等一切礼毕。才得以厮见,元春左手拉着王夫人,右手搀着贾母,心有万言千语,总是化作默默的相顾垂泪。真个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俗语说的好,“此时无声胜有声”。
  半日,贾妃方忍悲强笑,安慰贾母、王夫人道:“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
  诸公请细品,如此大喜之日,元妃是强忍悲伤,相顾哭泣。还有,此是安慰的话语,而不是抱怨的话语,第一句就是“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由此可想象元春的日日夜夜是多么的难熬,所谓“一入豪门深似海”,更何况是帝王之家呢?
  然后,又巴巴的叫了她的生父贾政近来,然而这一番对话,实在是听不出有多少的人情味。
  贾政含泪启道:“臣,草莽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今贵人上锡天恩,…..更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
  贾妃亦嘱“只以国事为重,暇时保养,切勿记念“等语。
  唉,这段父女的对话我实在是不忍卒读啊,这段读起来来就像是官场范文的话,犹似今天百度上一搜能搜出一大堆的范文一般,这就是阔别多年的父女重逢后的对话,不多说了,实在是无语了!
  当然,元妃这个长姐,对于宝玉实有半母之情,宝玉三岁的时候,当时元春还未进宫,就在她的教导下,肚中已有数千字的知识。在宫中之时,还时时挂念她这个幼弟。
  小太监出去引宝玉进来,先行国礼毕,元妃命他进前,携手揽于怀内,又抚其头颈笑道:“比先竟长了好些……“一语未终,泪如雨下。
  在我看来,这场轰轰烈烈的省亲场面,也只有元春与贾母、王夫人执手相看泪眼那一段,和见宝玉“携手揽于怀内,又抚其头颈“这一段是有人情味的,才是一家天伦相聚的情形。其他情景,纵是再奢靡绚丽,亦只是冷冰冰的“天恩浩荡”的冷冰冰的形式而已,就好像是居于鲜花绮丛中,然而一切与你无关一般。衬出无限的悲凉肃杀之意,就好似秋风扫下了阵阵落叶。
  所以,那些冷冰冰的场景,实在没有一一赘述的必要。
  当执事太监启道:时已丑正三刻,请驾回銮。这段轰轰烈烈的贵妃省亲落下了帷幕,此也是书中唯一正面描写贾元春之处。
  后来,贾元春亦有制灯谜、送过几次礼物给宝玉等,均是一笔带过。
  关于,贾元春的死,红学界素有争议。因为,曹雪芹红楼梦未完成红楼梦,后四十回为高鹗所续,未必全是曹公的本意。有些意见涉及到天干地支及生辰,死日的推测及演算,我未深究红楼梦,也弄不清楚这些算法,详情可参寻百度百科。我只说说我所读得的元春的小感。
  我还是比较赞成刘心武老师的意见,元春之死与政治斗争有关。正如,上文赵嬷嬷一句话,“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是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
  红学界早有定论,贾府原先是织造。织造就是管皇帝家的钱粮的,与皇帝自有太多的牵扯,康熙皇帝曾留下江南,“银子花的跟流水似的”,这份帐就难以算清了。清朝特别是康、雍、乾时期,帝位之争激烈无比。在当时,就有两股政治势力相持不下,这段历史我也略了解些。就是,历史上所谓的八爷党和四爷党。一朝天子一朝臣,改朝换代之后,若依附对了主子,帐可以依旧模糊,你也可以继续做你的官。若是跟错了主子,那自然是被视为异己,要被铲除的。
  红楼梦的其他地方还有暗示,如史湘云一句:双悬日月照乾坤。还有关于秦可卿的身份之谜,最大的还是曹公写法的隐蓄。康乾时期盛行文字狱,到了曹雪芹时候,此风有减,不过政治敏感度也是很高,一不小心,也有可能遭受牢狱之灾,况且他又是犯官之后。
  我不知道,在后四十回曹公会怎样隐晦的描述元春之死,不过应该也不会直白这段政治斗争。这部书很有意思,不管是第五回在太虚幻境揭秘人物命运还是文中的细节,曹雪芹还是要与我们打哑谜,不过这也是红楼梦很有吸引力的一点,只留与有心人读,所以,在看红楼梦时应该时时留个心,揣摩曹公的意图。
  不过,曹公自然不可能再续这后四十回了。元春死了,忽喇喇大倾,好一似食进鸟透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不仅仅是一个贾府的倒塌,这是一个时代的没落,自然,元春也逃不过悲剧的结局。
  她就像盛开在五月的红石榴!在春夏相交之际,漫山遍野的石榴花,竞相开放,艳丽似火。远远望去,好似铺天盖地的一片火红。只是这生命极为短暂的红石榴,犹似一朵朵鲜艳的笑脸在风中盛开,地底的根却纠缠缠绕。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水,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她娇柔的根部再也经不起争斗,在用最后的一丝力量释放她最艳丽的笑容后。当盛夏暖暖的风,轻轻的吹过,她们便化作纷纷的漫天红雨,像极了点点斑红的杜鹃所啼之血。
  元春的结局,正如,她自己所制的灯谜——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这位元月初一出生的奇女子,在一声声寂寞惊恐的炮声中,香消玉殒,留与读者的只是无限的唏嘘和感叹。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相遇 网络 生命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