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民间传奇

咖啡

时间:2011/7/22 20:36:35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371   评论:0
内容摘要:屋外的雨敲着窗子,玻璃挡住了古典诗词中“冷雨敲窗”的意境。吧嗒吧嗒的声音比夜枭的号叫更加熬人心神。南宁的雨总是下的很怪,是温温吞吞的中庸气度。  他坐在窗边的位置,缝隙中凉丝丝的风带着不温不火的雨气一口一口的噬咬着放在窗沿上的手指。还是那件在香港做寓公时候的西服,现在看来,毕竟是有些不伦不类了。  杯子里的拿铁,浑浊的,黑和白交绕着,亮晶晶的小勺子。变浅,变温,变成泥淖,变成妖娆的天刮着南宁从不曾出现的风沙。风沙吹得喉头有些痛痒,他张开嘴,没有声音,只是股咖啡的苦香一点点的沁进来,或者,是侵略。
  屋外的雨敲着窗子,玻璃挡住了古典诗词中“冷雨敲窗”的意境。吧嗒吧嗒的声音比夜枭的号叫更加熬人心神。南宁的雨总是下的很怪,是温温吞吞的中庸气度。
  他坐在窗边的位置,缝隙中凉丝丝的风带着不温不火的雨气一口一口的噬咬着放在窗沿上的手指。还是那件在香港做寓公时候的西服,现在看来,毕竟是有些不伦不类了。
  杯子里的拿铁,浑浊的,黑和白交绕着,亮晶晶的小勺子。变浅,变温,变成泥淖,变成妖娆的天刮着南宁从不曾出现的风沙。风沙吹得喉头有些痛痒,他张开嘴,没有声音,只是股咖啡的苦香一点点的沁进来,或者,是侵略。有点点的腥味,吧嗒吧嗒的落下来。他不愿睁开眼去看,看,棕色的,绛色的,殷红的,浓稠的,黏腻的……哒!随着声音喷涌而出的,还有硝石的味道。年节时的焰火,升起——盛绽——飘零——陷落。他记不得在香港看过多少次焰火,却一次都记不清楚,只在记忆的末端是一堵漆黑的墙,在海鸟凄厉的啼鸣中訇然塌陷,接下来好几天的日光里头都充斥着尘埃。
  他似乎很厌恶的推开散发着香气的小咖啡杯,被子里的液体晃了一下,在杯壁上留下痕迹,没舍得溢出来。手收回来,贴在下颚,指背是凉的,冰凉,凉得不像南宁。
  窗外的雨下的像雾像烟,烟尘,烟硝……街上稀疏的人来来回回模糊的穿梭。细节被雨滴放大,放大成原子,又变得隐约。房子浸在雨中,像极了左右江上的紫洞艇,鸦片的异香,袅袅升起的粉尘又溶在雨里头。静的忘记了如何喧哗,如何呼喊,如何奔走,如何……如何将自己全都尽在了这阴霾的雨水里,只留下飘在汨罗上的竹篾编成的帽子,下头空空如也,上头的窄桥颠簸着,一个有一个的走过同样的帽子,没有多顾一眼。汨罗,汨罗……屈原也是注定了没有选择静谧的权利,像河底的沙子,湮没了尸身,湮没了自己。
  “煦苍,久等了……”
  “吕省长……”
  如果有人质疑他的位置,他可以拍案而起,他可以指着那个人的鼻子大吼“老子的地位是老子用血和尊严换来的!”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

标签:思念 回忆 伤感 幸福 相遇 网络 生命 
上一篇:酒醉圣贤愁
下一篇:老井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