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青春如歌

莲心知为谁苦

时间:2011/10/15 17:37:07   作者:余希   来源:原创   阅读:532   评论:0
内容摘要:莲心知为谁苦  1.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高二开学第一天,史政班,9个男生,皆为奇葩。木西无奈的揉揉眉头,跟着看起来傻傻的班主任坐在了第二排第四位。前面的位置是空着的,是留给正在忙碌的班长的。木西已经不期待这个奇葩荟萃的班级能出一个正常的班长了,揉揉眉头开始睡觉,暑假的生物钟实在是恼人。醒来看到一个男生,怪熟悉的。  是张宇。  张宇口碑很好。这是关于他的传言。木西在进入这个班的第三天发现的。从女生口中。  这个班有4分之3是张宇的高一同学,木西的高一同学只有3个罢了,四人正好坐成2桌,班
  
  莲心知为谁苦
  1.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高二开学第一天,史政班,9个男生,皆为奇葩。木西无奈的揉揉眉头,跟着看起来傻傻的班主任坐在了第二排第四位。前面的位置是空着的,是留给正在忙碌的班长的。木西已经不期待这个奇葩荟萃的班级能出一个正常的班长了,揉揉眉头开始睡觉,暑假的生物钟实在是恼人。醒来看到一个男生,怪熟悉的。
  是张宇。
  张宇口碑很好。这是关于他的传言。木西在进入这个班的第三天发现的。从女生口中。
  这个班有4分之3是张宇的高一同学,木西的高一同学只有3个罢了,四人正好坐成2桌,班长身后。那些女生说:班长人很好啊,一点儿都不凶。男生好像都很听班长的呢。班长人缘很好呢。你看啊,第三排第一个,她一直喜欢班长呢。第四排第二个,跟班长是老乡,本次都要喊班长一起回家,不过老乡和老相好可不是那么好飞跃的呢。班长数学超好,不对,是除了文科的东西,其他都超好。班长还留在这个文科班啊,可能是因为怕不能去1班,留在这个班好歹也是个快班啊。班长跑步好快的呢,除了长得不好看,班长真的很优秀呢。
  一年不见,如隔三秋那。木西腹诽着,初中可没见他这么嚣张。那些女生嘴中对他的爱慕木西还是听得出来的,暗笑一声,艳福不浅那。
  木西生来是不怕生的,何况还是初中三年的老同学。慢慢的在调侃中熟悉起来,说说笑笑,木西开学的早,比大家都小2岁,自然是幼稚着。木西胡搅蛮缠,少年老成的张宇总是温言软语的,两人对话,实在是有趣的很。就连传言中喜欢张宇的林琳都喜欢上听木西和张宇的相声了。
  林琳的手机里有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男孩淡淡的浅笑溢出眼底,女孩明媚的微笑熠熠生辉。
  这是一张只有木西和张宇的照片。
  照片上的二人宛如亲密中的情侣被偷拍。但这只是很普通的,两人的日常聊天。林琳一直保留着这张照片,没有给任何人看。她想,这样的两人,会在一起的吧。
  林琳放弃了张宇。她想把这张照片等张宇和木西在一起的时候,当做礼物送给他们。
  2.人生若只如初见
  木西爱聊天,这是众所周知的。木西傻傻的,说的话总是能让人家开怀。这也是众所周知的。所以木西与张宇的说说笑笑别人也只当老同学叙旧罢了。
  可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一样的呢。
  木西拿着手上只吃了3片的饼干,问着前面的男生:
  “你们要不要吃饼干?”
  “嗯嗯嗯。正好饿了啊。小西真是体贴,谁娶了你就有福咯。哈哈哈。”
  “哟、班长啊。您可真是抬举我咯,娶了你这么一个好男人才是广大妇女的愿望呢。”
  林宇,你不想有福么?木西,你不是广大妇女之一么?
  “哎呀,胖死了胖死了。不活了不活了。”
  “别啊,其实你啥样都无所谓啊,还是很可爱嘛。”
  “真的?”
  “……你要是减肥了我们吃什么嘛。”
  “切。”
  不假思索说出来的话,才是最可信的。只是当时的木西不懂,林宇也不懂。
  “小西,我才发现你后面夹了个蝴蝶。”
  “班长,那是蝴蝶结…”
  “少说了一个字嘛。”
  “切,你就是不懂嘛,不好意思承认了吧。”
  傻木西,你才不懂呢。张宇怎么会不懂那是蝴蝶结,只是话说出口,才发觉自己不该如此在意木西头发上小小的装饰品。
  “班长,你管管啊。让人怎么睡觉嘛。”
  “……”
  “班长!”
  “不要讲话了!!!”
  木西,你不懂的是。口碑那么好的班长从来没有在班里用这么凶的口气说过话。张宇,你不懂的是。睡不着的木西为找你一人,她相信你会帮她。
  他们都不懂,有一种叫做“喜欢”的东西已经在他们周围开始蔓延,只是身处漩涡中心的他们不知道,亦或是,装着不明白。
  3.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卢月终于发现了木西和张宇的反常,作为普通同学,即便是老同学,他们不该如此熟稔。在卢月一直似有似无的暗示和调笑中,木西开始有了思考。
  或许,我喜欢上他了?
  不,我喜欢的是高高瘦瘦的男生,才不可能是他。不可能。不会的。
  那一场漩涡来势汹汹,哪里是一句不可能可以抵挡的。
  如同女生站在奶茶店的空调下,男生带着一股好闻的汗味冲进来,“一根烤肠。”“一…根布丁奶茶。”自然而然的,就被卷进了属于他的那片宇宙中,一瞬间的窘迫后便是漫长的溃不成军。
  “帮我别一下号码布吧。”张宇作为短跑健将,这次的运动会仍是少不了他。木西拿过印着237的号码布,指腹轻触上温热的毛线衣,与号码布迥异的柔软。在他转身与别人聊天时,木西的鼻尖充斥着侵略性的男性的气息,攻城掠地,潜入她的心房。气血涌上来,木西不动声色的说:“好了。”冰冷的手覆上发烫的脸颊,心中已成一团乱麻。“谢谢。”张宇要去了,木西闷闷的挤出一句,“班长加油。”只是脸上的温度是怎么也降不下来的了。
  木西想正视一次自己的感情。
  难道,真的喜欢上他了?
  4.伤情处,高楼望断,灯火已黄昏。
  木西还来不及好好整理她跟张宇的那些乱七八糟,还来不及好好试探张宇的心,就因为一直与前后左后聊天被班主任换走了位置。现在,她坐在张宇的左边的左边的左边的后面。从原来的一张课桌的距离,变成4张课桌的鸿沟。换位置嘛,自来熟的乐天派木西本不是很在意的,毕竟天涯何处无朋友嘛,如今的同桌本就是朋友了,这绝对是班主任始料不及的,木西开始偷笑了。
  只是第二天,木西就忍不住把目光投向张宇所在了。默默的发了一会儿小呆。换位置之后的张宇跟木西就很少有交集了。因为卢月她们的取笑,路上遇见张宇,木西也只当没看见一样走过;关于张宇的一些东西更是不敢打听;甚至有意无意的,开始避开他。张宇开始适应起没有木西在身后的日子了,只是没有了木西的叽叽喳喳,张宇感觉少了一些什么。笑声吗?快乐吗?还是其他。
  一个月,两个月。是什么时候关系变成现在这样的呢?木西开始只带一人份的零食了,也不买大份的会吃不完的膨化食品了,也不买一包有好几片的饼干了。好像,换了一些人,就会换了一些习惯。就像政治书上的中华文化对人的影响一样。
  潜移默化。深远持久。
  那么。张宇。是不是,潜移默化中,我就把你定义成了会深远持久的,不一般的人呢。
  5.一杯愁绪,几年离索。有一种巧合叫做天意,有一张巧合叫做人为。
  有一个成语,叫做人定胜天。
  又是一年的运动会。高三年级决定开幕式一起进场。外侧一排的带上红色帽子,中间的全部带上黄色帽子。
  “小月月,跟我换下嘛。我喜欢红色的帽子呢。”
  木西跟站在边上的卢月搞了很久,才得以带着红帽子站在边上。
  张宇作为班长举着班旗走了过来。正好是站在了木西的身旁。
  “挺巧哦。木西。”
  已经不是熟悉的称呼小西了,但是,木西觉得,站在他身旁,就好。
  这哪里是一个巧合,木西是看了前面的班级班长站在班级中间一排的旁边,才换的位置。红色,黄色,有什么关系呢。
  离了半年,他们的话实际上还不如他们前后桌时1天中说的话。但是木西对张宇的那份“喜欢”,倒是愈演愈烈了。
  木西帮张宇的同桌带报纸。到教室的时候发现他不在,就坐在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与身后的卢月聊天。不一会儿,张宇跟他同桌一起回来了。
  “你终于来了。”说话的是张宇。
  “你想我啊。”
  “……我想你手上的报纸呢。”
  “喏喏喏,拿去拿去。”
  木西已经成了一个敏感的女孩,张宇看似很自然的转过那句话,但他想她,是真的。
  木西开始刻意的去跟卢月聊天,然后顺便跟张宇聊上两句。张宇偶尔还是会叫木西“小西”一字之差别人不会发觉,木西却很是在意。
  木西的心中是喜悦的。
  张宇。或许。也是。
  6.问莲心,有丝多少。
  离高考还有260天的牌子已经挂上去了。
  离高考还有250天的时候。木西前面的李飞坏笑的看着木西。“张宇他喜欢你。”
  木西一颤。心中自是喜悦,却也只怕是他人玩笑话。
  “怎么可能,你瞎说吧,”
  “不是的,他说梦话。喊你的名字。我就问他,他告诉我的。他还让我别告诉你。”
  “那你干嘛告诉我。”
  “木西,不要以为我们都看不出来。其实只有你们两个人自己不懂,我们都知道你喜欢他,他喜欢你。”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木西怕得是,她喜欢他,他不喜欢他。
  木西走到张宇身边。忐忑。紧张。愠怒。
  “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恩?”
  “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
  “林飞告诉你的。”
  “为什么不说出来呢?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呢?”
  “对不起,我要面对的是,高考。”
  木西慢慢的退回去,她没有掉眼泪,她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离高考还有250天的牌子。果然,自己才是货真价实的二百五。
  张宇其实一直都知道木西喜欢他,他也一直都喜欢木西。他要忍住拥她入怀的冲动,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明天,也给她一个美好的明天。
  殊不知,乐天派幼稚型木西要的只是眼前的幸福快乐,不论以后。而成熟睿智的张宇要的却是长远。
  他们是注定天涯海角的。说什么人定胜天。
  只是屁话。
  7.莲心知为谁苦?
  明天还是不要带零食来了。毕竟,女生瘦瘦的,才好看嘛。
  木西要开始249天的生活了。
  林琳也删掉了那张照片。
  地球还是在转,台湾还是没有回归,班主任还是傻傻笨笨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以删掉的或许只有照片罢了。
  编者按:莲心的苦也许只有莲花知道,但是,其中的芳香也只有莲心明白。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春水般浸润着成长的我们,不管是友谊的还是朦胧的情愫,那留在心头的,恰似不染的荷塘....情节安排的紧密相连,文笔不托不拉,祝作者创作愉快!——晚安,夏天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