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短篇精品

小说《醉驾》

时间:2012/1/8 19:51:54   作者:不语   来源:原创   阅读:785   评论:0
内容摘要:准确地说,莲子应该叫帘子。不是莲花的莲,而是草帘的帘。莲子是娘的头胎,下生的时候,爹一看是个没带把的,就气恨恨地说:如果男娃子是屋顶上的一片瓦,女娃子就是墙头上的一片草帘子,养老是不行的。  瓦是盖屋用的,挡风遮雨,草也就是挡挡风寒,经不起日晒雨淋。帘子出生后,爹下了狠劲,说不生几个男娃誓不为人,娘的肚子也争气,每隔两年,像兔子抱窝一样生下三个男娃。据说最后一个是违反计划生育的,但是小三是在娘被妇女主任强行拉到市人们医院进行结扎手术后生产的,三在娘结扎前,就蜗居在娘的肚子里五个月了。每每说起此事

  
  准确地说,莲子应该叫帘子。不是莲花的莲,而是草帘的帘。莲子是娘的头胎,下生的时候,爹一看是个没带把的,就气恨恨地说:如果男娃子是屋顶上的一片瓦,女娃子就是墙头上的一片草帘子,养老是不行的。
  瓦是盖屋用的,挡风遮雨,草也就是挡挡风寒,经不起日晒雨淋。帘子出生后,爹下了狠劲,说不生几个男娃誓不为人,娘的肚子也争气,每隔两年,像兔子抱窝一样生下三个男娃。据说最后一个是违反计划生育的,但是小三是在娘被妇女主任强行拉到市人们医院进行结扎手术后生产的,三在娘结扎前,就蜗居在娘的肚子里五个月了。每每说起此事,爹会很自豪地说,小三是老天爷送俺的。爹喜欢瓦片,瓦不仅可以建房子,还可以垒鸡窝,建猪圈,所以,三个男娃的名字依次是大瓦,二瓦,三瓦。三个男娃不仅是爹的挡箭牌,还是爹一辈子的自豪。听听爹的宣言,我怕什么,我什么也不怕,我有三个娃,三片瓦哎。
  爹有个老母亲,还有个寡居的大娘,都六十多岁了,尝够了为儿子盖房子娶媳妇的艰难,格外喜欢女娃,喜欢帘子。帘子长得俊,眉眼会笑,那双眼睛一笑起来会动,像斜挂树枝上的月亮,帘子奶奶说了,像早晨沟边的夫子庙花,露珠在花上撒娇地跑着,最喜欢和太阳捉迷藏了。帘子的大奶就说,我看像春天沟底的烧酒棵,毛茸茸的,看一眼就醉了。奶奶和大奶对帘子的宠爱,爹奈何不得,因为爹是全村有名的孝子,但是爹不喜欢女娃,不喜欢帘子,爹生孩子就是为了养老,既然女娃不能养老,爹喜欢她的意义就不大。爹喜欢男娃,爹想生很多个男娃,多多益善在爹的脑海里就是男娃越多越好,男娃越多家庭越稳固。
  我和帘子邻居,每每看到帘子被两个奶奶宠着,我和三片瓦心理极度不平衡,我们四个还计划过多次狠狠地暴揍帘子一顿,但是每当计划实施时,我和三片瓦都下不去狠手,主要是帘子太可爱了。她像只长毛狗似的围着我们四个男人,不仅对我们指东打西还撒娇任性,我们不怕她野蛮,就怕她来软的。她的小嘴巴一张:“大瓦给我搬板凳,二瓦给我端水去,三瓦你可老实点,虽然娘让我看着你,可要是你不听姐姐的话,我非打你的屁股蛋子不可。”
  “石头,你过来,陪我说话。”最后一个被点将的是我,我和帘子同岁,只差两个时辰。我比帘子大两个小时,帘子撒起娇来像比我小二十年。俺娘说帘子爹之所以发狠生这么多男娃,就是受了我的刺激,挨边两个大肚子孕妇,孩子下生时一个带把,一个不带把,帘子爹失衡呀。直到我娘生下我之后,后边一串是我的两个妹妹,帘子爹不平衡的心才得到些许的安慰。帘子爹说了,这叫后来者居上。
  我喜欢和瓦片们玩,帘子照看瓦片,我也必须和帘子玩。看到玩耍时汗润润的帘子,脸红的像个苹果,多少次我都有上前啃一口的冲动,想冲过但是没动过。
  秋忙的时候,俺娘让我照看好妹妹,我照看妹妹的方式就是和瓦片帘子聚堆过家家。我家在胡同口,帘子家是第二。我家和帘子家的门口外都有一个圆囤,盛粮食的时候少,多数时间是装喂猪的地瓜糠,囤门大开着。
  我们过家家是把我家的囤作为娘家,帘子家的囤是婆家,谁选中做新娘了,那个男娃就得把女娃从我家的囤娶到帘子家的囤里。我们是四男三女,帘子下令不让三瓦参加过家家这么隆重的活动,三瓦就哭,鼻涕从鼻子里淌到嘴里,用小手一抹,继续哭。帘子就上前说:“三瓦别哭,过家家不好玩,一会姐姐给你去刘爷爷家偷枣吃,听到吃枣,三瓦的眼睛亮了,像我家刚安上的电灯泡,打开时,那层贪婪的光就在我家的小屋里晃呀晃呀。
  枣树是刘爷爷家的,一个五保户,树不高,但是结的枣子多,那棵枣树就在刘爷爷家的南墙边,一大块枣枝横出墙外,枣子长成米粒的时候我就瞅上了,枣花真香,从我的鼻子一直香到我的肺里,好几次我闻到帘子的身上就有这种味道,淡淡地,悠悠的,一阵一阵的。
  枣子比玉米粒大的时候,我就和三片瓦筹划偷枣计划,但是帘子明文对我们三令五申,枣子不熟,没有她的指示谁也不准去偷,然后她会很客气地对我们说,我的命令听到了吗?我们四个男娃就会屁颠颠地说听到了。长大后,我一直没有出息,找了半辈子原因,后来恍然大悟,我致命的弱点就是太听女人的话了。
  三瓦想到一会就可以吃到香甜的枣了,一个人在玩宝宝,一种叠纸游戏。蓝天上的云很骄傲地躺在空气的怀抱里,我家的狗还有帘子家的狗各自趴在各家的圆囤边,几只鸡在刨糠吃。
  约定俗成,我是帘子的法定新郎,大妹和大瓦,二妹和二瓦是一对。新娘选中了,其他四个人要做轿夫,轮流着做。一个人把右手反握在左手臂端,另一个人的动作也是如此,然后四只手合在一起,一个手轿就做成了。新郎在家等着,这两个轿夫就去抬新娘,新娘坐上轿子,要唱一首歌:咕咚咕咚做大轿,谁给姑娘唱着道,咕咚咕咚做大轿,唱儿唱儿唱着道。这是女娃唱的,男娃会接唱:花大姐,坐花轿;花蕊里边甜甜笑,风不吹,树不摇,香香美美睡一觉。”
  新娘嫁到男娃家后,就是我家的圆囤里,这时还没有地瓜糠,囤是空的。男娃早等在圆囤里,抬花轿的人会把新娘扶进圆囤,然后他们就躲起来。多数的时候,妹妹们和大瓦二瓦跑出去捉迷藏了。帘子挨得我很近,我很紧张。帘子的头上还盖着妹妹的小花褂,美其名曰红盖头。我会轻轻地用早已准备好的木棒温柔地挑下帘子的盖头,帘子会不由自主地倒在我的身上,还学着京剧【女驸马】里的唱腔,捏着鼻子说:“相公,我们睡吧。”那时,我们的意识里男娃女娃结婚就是睡觉。
  听到睡吧这句话,我害怕极了,身子还颤抖。帘子看到我的地瓜干样,就说,没出息,你摸摸我呀。
  怎么摸?我不知道帘子说什么。
  就是像我爹娘那样,在身上摸呀。说这话时,帘子的脸红了,如同鸡窝里没下出蛋的母鸡。同时她快速地把我的手放到她的胸脯上,我像一个癫痫病人一样,跑出圆囤,但是帘子胸前那玉米粒似的两个东西分明被我摸到了,不,是帘子把我的手死拽上的。
  等我长大,结婚生子,和妻子恩爱时,帘子那两个玉米粒似的东西都折磨着我,让我颤抖,浑身哆嗦。还有一次,帘子早有防止我外逃的准备,她一被轿夫抬下来时,优先占据囤门,我是跑不出的。她倚在我的身上,身上就散发着那股枣花味,她说我想看看你的小鸡鸡。
  有什么。。。有什么好看的。。。我结结巴巴,嘴里像含了棵枣核。
  我们是夫妻,为什么不能看,大人晚上都看呢。
  你怎么知道,我的心像钻进一只在墙上爬行的壁虎,慢慢爬行。
  我们家就两床被子,我和娘还有爹一床被子,三个瓦一床被子,晚上我看到娘就看爹的鸡鸡。
  帘子说着,就要掀我的裤裆,我忙说,别看,别看,我的和瓦们的一样,然后我颤颤地高喊,大瓦,二瓦你们快来,轮到你们了。
  看看你的地瓜干子样,没出息的男人。莲子在身后调笑我。
  那么小,莲子就会使用男人这个词了。
  那股枣花味像荡秋天,先在我们的鼻孔里逗留一会,顺着我们的嗅觉慢慢下滑,心里的馋虫翻腾起来,一开始是几根,继而就是七八根,继而十几根,满肚子是馋虫的时候,我就和瓦们央求帘子,我们去偷枣吧。
  姐姐,上次你们过家家就答应偷枣给我吃,可是你说话不算话,这次如果你再不给我偷,我就告诉娘你和石头哥亲过嘴。三瓦嘴里嚼着一片地瓜干,一边说话地瓜干沫子掉了一地。
  上次,帘子要看我小鸡鸡的时候,我慌不择路高喊大瓦二瓦,可是这几个兔崽子不知道跑哪去玩了。帘子看到我要逃,小嘴凑到我的嘴上,就是一个香吻,真是香,甜甜的枣花味,还有嚼枣时的一种饥馋的感觉。我正晕眩时,三瓦跑过来,说什么事呀,还没等他说完,就看到了我们亲嘴的镜头,他转过身说羞羞羞,一边说一边用手抹鼻涕。
  帘子不以为然,我却慌了。像是我真偷吃了枣子,心里几面小鼓,咚咚咚。
  不亲嘴叫做新娘,少见多怪。三瓦的大惊小怪,帘子不给三瓦偷枣吃,说打道回府。我们几个就解散回家了。那晚,我失眠了,帘子胸前的玉米粒,帘子的枣花味,帘子的小香嘴,一整晚我都和帘子绵在一起,飞起落下,落下飞起。
  等有人津津有味地谈起他们的初恋,记忆中儿时过家家的一幕,就是我最真实的初恋了。我甚至钟爱女人的小乳房,源于帘子小时候胸前的玉米粒吧。
  我们几个去刘爷爷家偷枣进行过周密的计划,帘子带领我的两个妹妹还有三瓦直接去刘爷爷家,帘子说这是分散刘爷爷的注意力。三瓦在每次行动时通常被分入女生行列,帘子说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上次去生产队偷萝卜,就是他的一个响屁惊动了就在我们身边的王叔,我们七个被王叔差点拍了屁股,要不是帘子的小甜嘴,我们回家还要被父母一顿海揍。
  王叔,我们根本不是来偷萝卜,石头看到一只蝈蝈跑进萝卜地,我们就跟来了,可是我们担心你怀疑我们偷萝卜,就偷偷藏在萝卜地里,没想到三瓦放屁也不找时候,惊了你老人家的大驾,我们被捉,甘认倒霉,可是如果你冤枉了我们,我们可是孩子,万一犯性时不时来萝卜地里祸害你的萝卜,生产队长知道了,你的美差也就做到头了。王叔,我是为你好,不是为我们开脱。帘子的小嘴一旦动起来,死的就要变成活的,不会动的就要变成会动的。我们的七人小组村里的人最头疼,没有我们赶落不到的地方,王叔听到帘子的话,看见我们手里没有萝卜,罪证不确凿,就放我们回家了。


上一篇:无言月
下一篇:酸奶飘香的季节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