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处世之道

我的人性回归

时间:2012/3/3 9:55:00   作者:刘学铭   来源:原创   阅读:438   评论:0
内容摘要:我对人性的回归,是从了解和厌恶政治开始的。    政治曾经是中国人用得最频的一个词汇,“关心政治”和“突出政治”,成为毛泽东时代人生取向的第一标准。    那个时代判别人格和人品的第一要件也是政治,“政治品质”即人的品质;政治表现即人的表现。    有个时期,学生的政治的表现,体现在如何正确地处理政治与业务的关系,即人们经常挂在嘴边上的“红专关系”,常常以是否入队、入团、入党以及是否当学生干部,作为测评的重要指标。    从初中时代起,我就被推到政治的最前沿,从收作业的科代表、学习班长、一直当到

  
  我对人性的回归,是从了解和厌恶政治开始的。
  政治曾经是中国人用得最频的一个词汇,“关心政治”和“突出政治”,成为毛泽东时代人生取向的第一标准。
  那个时代判别人格和人品的第一要件也是政治,“政治品质”即人的品质;政治表现即人的表现。
  有个时期,学生的政治的表现,体现在如何正确地处理政治与业务的关系,即人们经常挂在嘴边上的“红专关系”,常常以是否入队、入团、入党以及是否当学生干部,作为测评的重要指标。
  从初中时代起,我就被推到政治的最前沿,从收作业的科代表、学习班长、一直当到学生会干部,团委委员,随着官职越来越大,社会工作与课程学习争夺时间越来越激烈,或者说“红与专”的冲突越来越大。
  我原本是一个很用功、酷爱学习的好学生,从初中到高中,我虽然一直当学生干部,但是,通过自己的加倍努力,仍可把社会工作耽误的时间补回来,而保持着名列前茅的好名次。
  但是,到了大学时代,学习上的优势就保持不住了。这一方面,是因为选错了专业,我本来具有人文潜质,却误入了理科歧途;另一方面,我社会工作加重了,政治运动太多了,夺去了我许多宝贵学习时间。有时我听政治报告时,不得不把专业书放在“红宝书”下面,偷偷地背专业外语。
  尽管如此,我的学习成绩还是一般般,因为在重点大学里,实在是高手如云,我这只出身于一般高中的“鸡群之鹤”,在这座神圣的大学殿堂里,学业落佩得竟然不如一只普通的鸡。甚至平生中最丢脸的一件事,也在这所大学里发生了:我的一门专业主课,在期末考试中不及格;最不能忍受的奇耻大辱是,在我暗恋的一位小女生耐心辅导下,我才在补考中过关。
  她是我同班同学,在班上年龄最小、学习最好,我在班上当团支书是时,她当宣委,如果把我们职务差别放大到省级,那就相当于,我当省委书记,她当省委宣传部长。
  不过,虽然人们整天口喊“政治挂帅”、“又红又专”,但是,在正经学生眼里还是学习第一,看重的还是“专”,一个学生学习不好,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至少我当时是这么认为的。
  基于这种认识,我对于学业列前茅的她,虽然心仪已久,怎奈彼此学业成绩差距太大,我当时决不敢向她投递申请书;直到我经过一番“卧薪藏胆”,彻底改变学业成绩后,她才不幸地成为我的两个孩子的母亲,这是后话。
  言归正传,回过头来,还是谈政治。
  关于政治的概念,说法不一,可以说见仁见智。概言之,大体有三类说法:一说是斗争,即围绕着权力而展开的阶级斗争,马恩列斯毛持这种观点;另一说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便是政治,这是国父孙中山先生的观点;最后一说是分配,即政治是对稀缺性事物的权威性分配,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持这种看法。
  我对上述三种观点的评价是:第一种看法,血腥味太重,缺乏人性;第二种看法,宽厚仁和,略显宽泛;第三种看法,科学准确,一言中的。
  如果按亨廷顿的看法,以对稀缺性事物的权威性的分配来理解政治的话,这里蕴含着两个关键词语:一个是稀缺性事物;另一个权威性的分配。
  所谓“稀缺性事物”,就是人人都想得到,然而永远也供不应求的那些事物,比如,权势、地位、财富、国土、主权,等等。
  所谓“权威性分配”,就是动用国家政权、军队、法律、政策等强制性手段,来分配上述稀缺性事物。分配得公平合理,政治便廉洁、昌明;分配得混乱不公,政治便腐败、黑暗。
  可惜,中国政界人士,不按政治科学的规矩出牌,把政治作为人欲权威化、专制合法化的强制手段。把政治变成好人惧怕、恶人行凶的武器;把政治变成排挤经济、压制文化官场套话;把政治变成诋毁民意、堵塞诉求的咒语——-
  我讨厌这种从极左粪坑里滋生的毒菌,我的人性回归,正是从厌倦这种腐朽政治开始的———
  


上一篇:从头再活一次
下一篇:老人的财富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