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处世之道

情缘

时间:2011/2/10 20:12:24   作者:wl   来源:红袖小说   阅读:450   评论:0
内容摘要:他们回忆着,去云南看看,俩口子开心,那是发达的旅游区域,山水风光,气候宜人。他们的女儿,就在那里工作,是旅游的行业,女儿长相可人,笑如牡丹的花朵,过去,留学国外,专业旅游,这女儿是他们生命的延续,这不能不是他们想起结识的开始。  那是,八十年代人的时候,人们对知识渴望,需求强烈,对生活质量的追求,也有一种强烈的共性,回忆一下过去,那充满活力的环境,也让人们的心情有足够的向往和回味的余地。开放的初期,物资量少,购买力活跃,那时,也是做生意赚钱的绝佳时段,有句俗语,叫作,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可见
  他们回忆着,去云南看看,俩口子开心,那是发达的旅游区域,山水风光,气候宜人。他们的女儿,就在那里工作,是旅游的行业,女儿长相可人,笑如牡丹的花朵,过去,留学国外,专业旅游,这女儿是他们生命的延续,这不能不是他们想起结识的开始。
  那是,八十年代人的时候,人们对知识渴望,需求强烈,对生活质量的追求,也有一种强烈的共性,回忆一下过去,那充满活力的环境,也让人们的心情有足够的向往和回味的余地。开放的初期,物资量少,购买力活跃,那时,也是做生意赚钱的绝佳时段,有句俗语,叫作,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可见,思潮也有俩股分歧,也有人原意放弃对物质生活的追求,而补遗文化,也很是让人有所思议。
  他就是踏上这末尾节拍的一位中年人,个儿挺高,长相英俊,身材匀称,是位人见人爱的人,尽管文革期间,由于课本的编制或政治运动的影响,耽误了学生的学业,但,由于社会因素,他也性格内向,还是补习了许多课外的课程。这不,他这就起程去上海读大学了。
  大学里的生活不用说,出了读书写字,每个尊者和学生都有故事,这里讲一个情缘的故事。
  国家自七七年开放高考制度以后,就结束了文革期间工农兵入选上学的道路。以后还有成人大学,他就是一位成人大学生。
  其实,成人大学也很好,国家承认学历,上学者都是单位的小领导,还拿着工资上学,婚者不限,有的是未婚者,他们就成了社会女性追求的对象。
  当然,大学生谈恋爱不是那时开始的,这是严格的社会和学术课题,这里却没有能力去议论这些话题。
  话归着正传,学校是要放假的,学习是主导,放假后学生要回家的,有不回家的,那产生的故事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提倡故事,认真学习就是好学生,不过写书人就是要写一点故事,文字吗,就是让人看的,也需要一点情节的吸引力的。
  假期吗,有半价火车票,他喜欢旅游,在车票区间内,到了旅游点下车,旅游完了签字上车,白天玩山,夜晚坐车,即省钱,又省时,就这么简单,有人却说旅游的人很有钱,是驴友,其实不然。
  华山是很好的去处,华山是中国著名的五岳之一,它山势奇拔峻秀,山形却雄伟奇险,道路逶迤、连绵、崎岖,谷壁凿有人工石梯,直上直下,沿路有千尺幢、百尺峡、老君犁沟、苍龙岭等险道,山上山下,云蒸霞蔚,铁索寒山,甚是奇特。
  这日,清晨,他来到华山,下火车,出入山下登山处,换过登山鞋,顺手买了几瓶便宜的饮料,经过道家院,顺山而上。
  登山是非常艰难、辛苦的一件事,更不用说,自古华山一条道,那山节有时只能容下半个脚面,八十里山路,一般人登山需要俩到三天的时间。有人会半途而反,放弃登山的意愿。
  而他,下午时分,满身疲惫,水透衣衫,艰难的登上华山南天门。
  讲故事,也要讲个过程,即旅游,又身临其境,要不然,你的故事没有人听,段落没有人看,你辛苦写了一大堆,出力不讨好,也是白搭,然而,有人喜欢评击故事里的结构,其实,故事是编的,是编给那些需要故事的人看的,它是一种文学式样,是一种清闲休息的娱乐品,太深的理解却没有必要,你若不喜欢完全可以不看的。
  南天门在小说名著西游记里有,那里面写有孙悟空,写有太上老君等了不起的人物。
  在南天门下,有个燕子矶,燕子矶旁有个老君洞,由于燕子矶有拔山而起的气势,山峰却也凌厉,可道儿险要,半山腰上,路面悬空,片石铺路,脚落在石片上,那石片还在晃动,稍有不小心,就会坠入山底,听说,夏天这里燕子多,旋在半空,叽叽喳喳,甚是好看的。
  老君洞就在悬道的尽头,洞里有个道士,满脸胡须,据他讲,这洞已有伍佰年的历史。这也是个古洞穴了,要是按现在的金钱估价,它也该是价值可连城的古董了,华山讲道,洞里,太上老君的面前,有个慈善箱,有上香的地方,他便上完香,捐入一元钱,于是,这道人便也愿意与他说话了。
  道人说,请坐,他看了看,靠在洞边的低矮的石台,道人又说,请喝水,他又看看,在洞边有个盆大的水池,里面装了半池的清水,水在池里,颜色与石头混为一色,成为灰色,心想,道人怎么会这样清贫、艰苦,这样的环境,怎么会有人,现在,这里有太上老君的塑像,有他们俩人,再说,洞里的光线有点昏暗,他心里是有点害怕了的。
  道士问,你从那里来,答:新疆,问,到那里去。答:去上海上学,问,你是上成人大学的吧,答:是,道士会意的笑了一下
  说,“我去过新疆喀什,后来到了海南岛,是做生意去的,没有赚到钱,还亏的身无分文”,这时,他觉得,他与道人有点同情的缘分感,就把剩下的一瓶饮料汁给了道士,道士赶忙接过瓶子,很快喝干果汁,接着又说,他很贫困的,现在也只能做道士,“唉,我已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妹妹没有人照顾,不放心她,他们原是农村人家……”
  他知道,从道人喝果汁的姿态上看,他的确已经被贫困撂倒,道士还算年轻,却有遨游天下的志向,可算也有缘分了,做了道人,人要走到这一步,那可能是万念俱灰,看得出,道人的心思还牵挂着外界,却也有追求,他还是愿意有富裕生活的,还有一丝牵挂,就是他的家人。
  他那时不会预见,现在的新疆喀什,是发展中的经济特区,受到国人的关注,未来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的。
  话归前续,那道人说完自己的情况,便邀请他,说让他抽签,免费给他算一挂,他便抽了一只签,道人看后也满意的笑了……
  这时他要走,道人也不挽留,走出洞口,道人说,下面还可参观,他看了一下,往下是一串攀扶的把手,道是向下走的,他心里有点害怕,于道士告别。
  他重回南天门上,天色还亮,他决定下山,绕过斧劈华山的现场,看过犁山救母的大斧,他下山的心情便也归心似箭了。
  他顺台节向山下走去,大约半个时辰,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回头看时,却是一位漂亮的女孩,不胖不瘦,个头适中,她步伐有力,大约在天快黑时,她离他的距离总有三米远左右,却不靠近,也不停留,就这样俩人默默地向山下走去,他心想,这个时间,已经没有人下山了,她怎么跟着我,会不会有什么情况吧,她是哪里人,上山干什么的,是跟踪我吗,这人怎么这样胆大,这样,心里有事,路也走的快了。
  其实,下山是很费劲的,上山容易下山难,有个女子在后边撵着,他不觉得怎么累了,也走的快,可他感觉不放心,这女子不能这么老跟着他,得问问她有什么情况,于是,他放慢脚步,那女子却不近前来,脚步也慢了,他干脆走快了,把她甩开,她也走的快了,没法甩开,他想,你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叫的什么劲呀,他想快步跑起来,觉得那样丢了男人的脸,于是,他没有快跑,那女子也一直跟着,也没有靠近他,她是不是也防着他,他要是回头撵她,他已经很累了,走了一天山路,腿也抬不起,撵了,那女子肯定向山上跑,看他的脚步还挺有劲,他肯定追不上她,还是想个办法问一下,她为什么老是跟着他,他心想,这也很简单,他要下山,下山也是一条路,那些不下山的人就住在山上,她不跟他走还能跟谁走,于是,他们下山的距离也才这样默契,即靠近,也疏远,即信任,又防备。
  前面有个小亭,边上有一间房子,亭里亮着灯,这房子是给上山人,下山人留宿的,他坐在亭边的一张桌子上,他累坏了,腿好像不听使唤,脚也走肿了,真想在这里睡一觉,但那张火车票是要签字的,过时就要买全票,他还得下山赶路。
  那女子和他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大概是怕被别人看出他们不是一起的,会对她不力,于是,她在这里也是靠在他旁边坐着。他买了一杯茶,是先给她买了一杯,她没有推辞。
  那下山的阶梯路还得走,这次他们先后离的近了,可以说上话,他知道了她是西安人,是要赶回西安去上班的。
  这样说着话儿,不觉到了平原地带,看着山下隐隐约约的水果树,不觉,他们的心里都有了一丝的甜味。
  在华山车站,他们互相送别,各自留有对方的通信地址,时隔不远,他们早已是一对夫妻了。
  这次,他们去云南旅游,实则是看望女儿,女儿却想在旅游的缘分上找个对象,这个八零后,条件却高,虽不是s女,却也想找个有生活基础和有房子的对象。
  想法没有人阻挡,现在该是科技社会,人们却对钱的追求更加热切了。
  火车开往了北方回家的路,他们只能相对沉思,以往和现在的事情都很有趣,生活像个大圆圈,一直往前走的人却很少。

标签:天马文学 
上一篇:番茄与黄瓜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