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处世之道

丁丁当当

时间:2011/2/10 20:12:32   作者:dugjju   来源:红袖小说   阅读:502   评论:0
内容摘要:有时候,我终究分不清那隐藏在心间偶尔的胡思乱想和想到什么后莫名的小小失望,是生活的必需品还是奢侈品?有些东西是否只能是小说里才会有的情节,作为一种对生活的无限挣扎与追求,慢慢变成信仰,最后冷却凝固成一种遥不可及的梦境?真想从那种醉生梦死的日子中解脱出来,醒来后却发现就连阳光也在隐隐作痛。  二零零九年最后的冬日里,当残雪也将消失殆尽的时候,某人在博客上写道:当当想丁丁了,真的很想……    回家的路途是漫长而寂寞的,在一个下了雪的沈阳,日光略显单薄,穿过刺骨的寒风带来冬日迟到的温暖。楚楚坐在10
  有时候,我终究分不清那隐藏在心间偶尔的胡思乱想和想到什么后莫名的小小失望,是生活的必需品还是奢侈品?有些东西是否只能是小说里才会有的情节,作为一种对生活的无限挣扎与追求,慢慢变成信仰,最后冷却凝固成一种遥不可及的梦境?真想从那种醉生梦死的日子中解脱出来,醒来后却发现就连阳光也在隐隐作痛。
  二零零九年最后的冬日里,当残雪也将消失殆尽的时候,某人在博客上写道:当当想丁丁了,真的很想……
  
  回家的路途是漫长而寂寞的,在一个下了雪的沈阳,日光略显单薄,穿过刺骨的寒风带来冬日迟到的温暖。楚楚坐在10号车厢2号座,望着窗外,除了白还是白的世界。难道冬天就这样来了吗?
  打开手机,暗色的屏幕上这样写道:楚楚,我是小萍,今天我和男朋友找人换了座,你就和神秘人坐一下好吗?我保证就一次。
  关上手机,在满是水汽的车窗上画一个叉,闭目养神,这下你就能理解一个寂寞的人有多可悲与空虚了吧。
  “Hi,美女”。不知名的人一屁股坐在楚楚身旁。楚楚微微睁开眼。
  “你也是大连的?我也是。我叫丁丁,咱们还是一个学校的呢”。男生搓着手握了握手提袋的果珍,试图从外界得到某种温暖。
  “小萍,你认识”?看他那种轻狂和健谈,就是新生。作为学姐,本就话少的楚楚更咽回了为数不多的话,扯了扯羽绒服,把脖子和手缩在衣领里,身子斜倚着车窗,像电影里的女主角一般凝视着或明或暗的前途。
  “是啊。学姐,咱们可是……”丁丁注意到那缩在衣领里娇小的身躯,没有说完话,把果珍塞到她手里。火车进入了隧道,黑漆漆的世界里有果珍的香气与温热,伴随着轨道之间金属的咔嗒声数着时间的脚步,突然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些,怕理智无法在阳光下面对连自己都不敢面对的的某种淡淡的心情。眉宇对视间,偌大的车厢变得安静了许多。没有车厢,没有乘客,没有风景,只有你而已。
  直到隧道终结,白昼来临,恍然一惊,丁丁若无其事地继续着小萍他们的故事,楚楚低头若无其事地喝下果珍。就这样,一路上她突然想让这里的分分秒秒成为比旅途还要漫长的事。
  到了大连,雪已下了几时,空气得了伤寒一般潮湿而寒冷,充斥在火车站人来人往狭小的空间里,安静也寂寞,只让人想尽快结束每段旅程,早早回家。背起行李,跌跌撞撞回家,丁丁看着那个坚强的女孩,站了很久,雪花落在手里,暖暖的,暖暖的。那些裹在厚重大衣下的身躯,似乎对温暖有种与生俱来的感激,冬天就这样来了吗?
  
  晚上,楚楚洗个澡后,懒懒地躺在大床上,羡慕家里的猫咪总有热腾腾的猫粮,把被盖到头顶,再蜷缩成猫的形状,打开电脑,写博客去。
  丁丁:到家了吗?楚楚的手机响起。
  楚楚:你怎么知道我电话?不耐烦地回过去。
  丁丁:我怎么就不能知道你电话啊?同校的老乡就不能认识一下啊。
  楚楚:我觉得我好像没什么必要认识你。
  丁丁:不过果珍很必要。
  合上手机,楚楚没有回复,她终究对那黑暗里的果珍心存感激。
  丁丁:怎么不回啊?没话了?
  楚楚:是无语。
  再次合上手机,映着屏幕幽蓝的光晕,毅然决然地在博客上敲上:丁丁当当的一天!
  早晨醒来,已是六点过半。想着要给小萍当电灯泡,怨气冲天,无心睡觉,便起了身,留恋在各种化妆品的瓶碰撞的声音里,楚楚半睡半醒地打开手机、电脑,接着震惊万分:从昨天晚上十一点开始,每个整点都有丁丁的问安短信!
  天啊!是不是我们口中用来调侃别人心理扭曲的那些人称真正存在?
  电脑上也奇迹般的出现了这样一排文字:冬天来了,地鼠都缩进洞里喽。今天去不去发现王国啊?我敢肯定又是丁丁当当的一天!后面连带着一个比话语更恶毒的坏笑表情。
  天知道她有多快的打开手机,发给某人:去也不和你去!
  某人回复:和谐一点行吗?小萍他们是情侣啊。
  楚楚:我们不是!
  某人回复:所以要和谐。九点,发现王国门前,不见你,不走人!
  楚楚:你爱去就去,我就不和你去,你一人和谐吧。
  某人回复:你敢。
  想来想去,楚楚还是去了。又是丁丁当当的一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冬日的天空对大地异常冷淡,可大地上的袅袅炊烟融化在空中,源源不断地送去内心的热度。
  “你知道吗?”我们终究顽固地用这句话来提醒别人我们的存在。
  “不,有些事情我不想知道”。转身离去,爱够了,就各自回家。
  在这寂寞的冬天里,生命中多了丁丁当当的声音,绵延不断,去了我们无法知道的远方。
  一个月过去了,楚楚在博客上这样写道:当当想丁丁了,真的很想。
  
  可是丁丁当当地怎么过一辈子啊。楚楚的母亲坚决反对此事,迫使她使用各种手段,寻找各种理由,只为和自己爱的人分开,这的确是个既经典又俗气的分手理由。或许真实的我们本就没有太多心绪和生活斗争,因为我们知道那些脱离生活本身所谓爱的信仰的末页只有旧到发黄且粗糙的质地,在这般的境地中,热情冷却得很快,就像大地对天空的诉说,炊烟袅袅无影无踪。当夜晚来临,蝉鸣各有所思的时候,她的心在夜里迷了路,不知该去向何方呢?
  
  楚楚:丁丁,你还小,我想有人照顾,我不能照顾你一辈子啊。二零一零年,我妈催我结婚呢。
  丁丁:为什么突然讲起这事?
  楚楚:因为我老了,想找个地方坐下来,而你却急着去我已经没勇气去的地方了。
  丁丁:我们非得吵架不可吗?
  楚楚:不是。我们分手吧。
  这样的讯息从城市的一头到另一头,沿着晨曦黄昏的轨迹持续了太久。丁丁从没郑重地回答过楚楚,只是在该停止的时间停止某些即将恶化的事情,相信时间会治愈一切的童话。
  情人节那天,他们又去发现王国,并且又是丁丁当当的一天。楚楚每每看着丁丁玩得开心,眼里总有读不懂的美丽。走出乐园,夕阳和第一次他们来这里的那天一样灿烂。灿烂之中,仿佛听见有人对楚楚说:“我们分手吧”。楚楚没有回答,她不敢回答,总把这样的难题留给丁丁,试图从他那里得到两全其美的答案。丁丁把果珍塞到了楚楚手里,一脸玩世不恭如从前吵架一般地走上公车,然后公车离开。楚楚站在那里,站了很久,雪花落在手里,冷冷的,冷冷的。
  
  一个月过去了,楚楚在博客上还是这样:当当想丁丁了,真的很想。
  状态停留在二零零九年12月12日。那天是丁丁的生日。
  二零零九年最后的冬日里,当残雪也将消失殆尽的时候,某人在博客上每日更新:当当想丁丁了,真的很想,丁丁你在吗?
  
  手机、网络的每一寸土地,楚楚早已踏遍,丁丁在冬天最后的日子离开了楚楚的生命,像手中的雪一样,是去旅行了吗?为什么你离开前的笑那样不羁?你陪我度过冬天最冷的日子,却在春日里离开,有人说你去了远方。
  有时楚楚会突然想喝一杯果珍,那时的滋味是甜甜的、暖暖的,有种毛茸茸的香气。
  
  当当想丁丁了,真的很想……
  丁丁,离我一年后的婚礼还有很长时间,你回来的车票上写的哪天?

标签:天马文学 
上一篇:流浪双子座
下一篇:番茄与黄瓜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