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处世之道

流浪双子座

时间:2011/2/10 20:12:35   作者:不详   来源:红袖小说   阅读:590   评论:0
内容摘要:阿未,我想我还是要走的。  ——楚楚    二零零八年的第二个星期三,她留下十二个字,比从前的她说话还要简短。简单地离开。告别一座城市、一段回忆和一个人。  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戴了副茶色眼镜,穿着粗线毛衣,手里拿了几本破书,眼神透漏着木讷与闭塞。一见她,便给她行了个大大的礼,似旧时候佣人对小姐一样,她不经意地笑了。他怔了一下,随后也笑了起来。她点上烟,又抽出一根示意要给他。他没有拒绝,但一点上就咳个不停。  “算了吧。”不屑地掐了烟,拨了拨蓬乱的头发,拿掉他手中的烟,笑得像个孩子。 
  阿未,我想我还是要走的。
  ——楚楚
  
  二零零八年的第二个星期三,她留下十二个字,比从前的她说话还要简短。简单地离开。告别一座城市、一段回忆和一个人。
  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戴了副茶色眼镜,穿着粗线毛衣,手里拿了几本破书,眼神透漏着木讷与闭塞。一见她,便给她行了个大大的礼,似旧时候佣人对小姐一样,她不经意地笑了。他怔了一下,随后也笑了起来。她点上烟,又抽出一根示意要给他。他没有拒绝,但一点上就咳个不停。
  “算了吧。”不屑地掐了烟,拨了拨蓬乱的头发,拿掉他手中的烟,笑得像个孩子。
  他们每周约会,却没有什么要说的。仿佛两个世界没有交集。很久很久,她搅着桌上的咖啡,呆呆的望着他,如他初次那样。他沉浸在星座的海洋里,时常引证古今大事,却没发现身边的那艘小船已带着她走了好远好远,好远的尽头是他永远也到不了的远方。
  送她回家的路上,他说他不想成为星星,恪守千百年不变的光年,不变的距离是几千、几万或是几亿年所弥补不了的缺憾。他们是注定不能几世几代地相爱,没人能那样,但他仅有的一辈子全部用来爱她、等她。到了她回来的时候,他就说:“星星,你回来了吗?”
  当然她无心这些,觉得他太容易为周围的事情动容,心想着星座书上说:“双子座这辈子好奇心强,疯疯癫癫,是断然不会为琐事停留的。外面的世界有人在等你。世界那么大……”。
  世界那么大,她怎么能总为了他呢?
  又是周五,又是他们约会的日子。
  他在他们见面的咖啡店里等她,一直都是他等她。可是她终究没有来。只有一个伙计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阿未,我想我还是要走的。”
  他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没有哭泣,更没有怪她,只是把一本日记交给了伙计:“如果她回来,请把这个给她。”拿出钱包,付了帐,离开了。那天的傍晚下着断断续续的雨。
  
  她来到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空气萦绕着因奔波而疲惫的身体。从手指间的光影中,从地铁穿过隧道的明暗间,从街边空调的热气里,她第一次感到寒冷。走在繁华的街道,高耸的大厦间汽车飞一般地经过,她抬头去看大楼的顶端,那种遥远仿佛是她永远也到不了的。
  她住进了狭小的公寓,找了份工作,开始了一天天周而复始的工作。有时,当麻木爬上眼角,当疲倦充斥心灵,她常灰心沮丧,与满屋的烟气相伴入睡,不是她冷漠了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冷落了她。漫漫长夜里的城市,多少灯光是如此灿烂,可是却没有一盏在等待她的归期。她疯狂地上网交友,却没有一个知心好友。
  她遇到那个星座书中曾写的所谓外面世界的人。他说他拥有一切,更能给她一切。
  他们每周约会,却除了缺钱给钱没有什么要说的。很久很久,她搅着桌上的咖啡,呆呆的望着他,听他讲今日股价,明日预测,突然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涌上心头。一切和当初的某一刻一样。他经常生气,会在无助的时候打她,打到绝望,才会坐下来给彼此点上一支烟,然后相拥入睡。
  黑夜的霓虹有着梦境般神秘空阔的灵魂。她躺在大大的双人床上,心陷在梦的羽翼里,过往的一切像羽毛般轻抚她的脸庞。
  她梦见那个曾经追求她的穷小子,他戴了副茶色眼镜,穿着粗线毛衣,手中还留着当年写给她的那本日记,那般发自内心与本性的诚恳、敦厚是女人这一辈子只有也只能有一次的真爱。风吹起,花落了一地,可惜她曾经没发现他是这般可爱。
  她正想随他去了,乍一回眸则是那个脾气很坏但又很单纯地给她好多好多钱花的男人,她突然想起:“如果一个男人能毫不计较地给你钱花,那么你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做他女朋友。不是因为他多么可靠,而是因为他的钱很可靠”的话。
  她从这样的梦中惊醒,醒了就再也不敢睡去。一只手触着冰冷的墙面,而另一只紧紧地按住心房,生怕它迷失在空荡的城市,碎成几片,被别人拥有着,却不曾拥有过别人。
  我想我还是要走的。
  她常这样跟自己说自己,直到千百次的疑问也终究成了答案的时候,那月的双子座运势只写了“归途”二字。
  
  第三年的春天,故城的春色略显凄迷。她辞去了大城市的工作,回到旧地。星期五的下午,搅动着咖啡,素白色的连衣裙,棕色的头发和一本发黄的日记。她不会忘记那个她回来的傍晚,咖啡厅的服务生把一本日记交给了她。那一刻的街道尽是湿漉漉的雨。
  翻开那俗气的本子,简单又庄重的一句:我想你还是要走的,周五,我还等你。泪水流了下来,不知道他这一句还做不做数了。这次她等他,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来,正如她走时他的心情一般,但此时那双属于双子座天性迷离的眼睛却是那般决绝。那眼神仿佛穿透了她离开的无数的岁月,看到在每个日出日落的时刻,他总从公寓低矮的小窗看外面的世界,他总是笑,看到在每个雨季到来的时刻,他门前的那把红雨伞。
  直到那些被编辑退稿的日子,那些被迫一个人的日子过去,二零一一的第二个星期三,他在新书发表会上说:“我们就是这样,明知道对于宇宙—那浩浩星河,生命是那么短暂和渺小,却无一例外地把它折成两半,撕下来,送给春风,让它带着我们去寻找那一生值得等待的人。不知道这算不算爱呢?”
  她照旧每周五都来这间咖啡厅,固执且坚持,她总挂念着那个肯在生命里等她的人,自从上周五她看见咖啡厅电视机中的他,她的心更决绝了,比当初她走时还坚决。
  一阵门铃声,她仿佛听到:“星星,你回来了吗?”
  她不顾一切地跑上前去,和他抱在了一起。手中的书落在地上,书的名字叫《流浪双子座》。此时街上又下起了雨,一场久违的雨仿佛在等待着些什么……

标签:天马文学 
上一篇:朋友
下一篇:丁丁当当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