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处世之道

倾恋,我的少年

时间:2011/2/10 20:12:39   作者:不详   来源:红袖小说   阅读:490   评论:1
内容摘要:一、救赎  最开始的救赎也是最后的救赎。血色是独属于其的颜色。    仿佛是十七世纪的竞技场内。  观看台上坐满了人。竞技场的正中央,立着一个彪形大汉,另一边立着一个貌似孱弱的少年,那少年已经是衣衫褴褛,浑身是血。当然,是别人的血。  那少年明显很吃力了,我来的时候,他都已经战斗了五十余回了,不吃力才怪。而那大汉像是不留情面的样子,大吼一声,便向少年冲去。  “喂喂,他都已经这样了,肯定斗不过大汉,肯定会被杀死,他可是你的任务对象哎,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亚德兰特!”小耶大叫道。  我皱皱眉头:“
  一、救赎
  最开始的救赎也是最后的救赎。血色是独属于其的颜色。
      
  仿佛是十七世纪的竞技场内。
  观看台上坐满了人。竞技场的正中央,立着一个彪形大汉,另一边立着一个貌似孱弱的少年,那少年已经是衣衫褴褛,浑身是血。当然,是别人的血。
  那少年明显很吃力了,我来的时候,他都已经战斗了五十余回了,不吃力才怪。而那大汉像是不留情面的样子,大吼一声,便向少年冲去。
  “喂喂,他都已经这样了,肯定斗不过大汉,肯定会被杀死,他可是你的任务对象哎,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亚德兰特!”小耶大叫道。
  我皱皱眉头:“你当我是瞎子啊?我肯定是要救的。真是的,从来就没见过有猫咪像你这样啰嗦的!”“喂喂,我可不是普通的猫啊!不要总是小看我。”小耶怒气冲冲的说。
  我丝毫不理他。要是理了他,他肯定会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的。我抛下他,从我所在的地方——竞技场南边的墙壁顶部跳下,留下小耶在后面大吼大叫。
  少年已经不行了。大汉直直地向少年冲去,看样子,等我从这差不多有四十层楼高的墙壁上降下来,这少年早就已经死翘翘了。只好在空中发动Crystal了。
  “Crystal——风术——疾风阵!”我下了命令,一道拥有独属于风的青色光芒从地面上猛地出现,如同蝶之妖精的薄翼一样薄,也如同浪花一样高,直直地冲向大汉,从大汉的身体中央切过,大汉成了两瓣。与此同时,我也降落到了竞技台上,穿着黑色皮靴的脚接触地面,发出了清脆的一响。少年惊讶地望着我,整个观看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怎么回事?”的议论声,观看台的“最佳位置”上坐着的贵族奴隶主生气地大喊护卫。哎呀呀,护卫可对付不了我的喔。
  我向少年伸出手,自然,在此之前很礼貌地取下了白手套。“你是……”少年惊奇地望着我,我眨了眨眼睛,偷偷将催眠木盒拿出来:“你太累了,对吧?跟我走吧……”话音未落,少年已经昏过去了。
  “Nice!这就是催眠木盒的魔力啊!”我哈哈大笑,顺便将刚来的护卫们齐齐撂倒,连Crystal都没用,绝对只是靠踢的。对付他们哪里还需要用异能的啊。
  “亚德兰特,赶快把他带回界介所!”小耶哗的一下变为了巨型猫。我把少年放上去,随后自己也坐到小耶身上。
  “走啰!亚德兰特!”
  “啊。”

  二、执着
  执着其实是一种迷恋。因为迷恋,所以执着。可是你呢?
  
  我把少年带回了界介所。界介所的全称是过界中介所,如果你想从你所在的世界来到另外一个世界,就必须经过界介所的同意,并获得界介所所发的“护照”。界介所还负责一些关于几个世界的杂事,例如抓捕“偷渡”的人、清除在另外一个世界犯罪的人,以及将在另一个世界被伤害或被异界人利用来犯罪的人,那个少年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名叫夏?可耶冷撒尔,现年十五岁,本来是人界人,父母在其出生后不久就将其带到了魔五方界,但在他十二岁时,双亲意外身亡,他成了孤儿,被人卖给了一个奴隶主,成了竞技场的一名“战士”。
  对了,忘了说,我是界介所所长唯一的女儿——亚德兰特?索菲亚?那贝,也是一个经常被喜欢偷懒的老爸派去替他执行任务的倒霉家伙。
  老爸正在界介所一楼客厅内与夏交谈。夏已经换上了一身我们准备的新衣裳,澡也洗了,身上的伤口被我严严实实地包扎了。他的头发刚刚洗过,冒着湿气。这样的场景——在那世……那年……是我很熟悉的……
  “亚德兰特啊,去给我倒杯咖啡。”老爸说道。
  “不倒。”我仰面躺在了沙发上。凭什么呀,每次都使唤我。
  老爸有些挂不住面子,干咳了两声,继续和夏说话。夏说道:“那贝大人,我,其实很想去吸血鬼界……”他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你去吸血鬼界?疯了吗?你,身上毫无法术,更不可能在你身上植入Crystal,而吸血鬼界的吸血鬼们个个都拥有很强大的魔力,你一个人类,刚好可以成为他们的猎物!你看见了吧?我把你从竞技场就出来的时候,就发动了Crystal,产生的力量是不是很强大?而我发动的Crystal的魔力,还不及吸血鬼界平民吸血鬼的三分之一!”我嚷道。怎么可以让他去吸血鬼界?他去了简直就是送死!
  “……您是叫做亚德兰特?索菲亚?那贝小姐吗?索菲亚小姐,我去了的确是会被吸血鬼杀死。但,我的父母就是被吸血鬼害死的!如若不是吸血鬼,我们一家,现在生活得是怎样的,快乐,”夏尽量抑制着自己的激动,脸都发红了,“我一定要去,就算会被当做猎物……”
  我叹道:“你这么执着啊……你去吧……反正你去不去不用我同意的。”
  
  几天后,夏启程了。通往吸血鬼界的道路很长,不是吸血鬼的话我们是不能帮助他瞬间传送的。
  夏很执着地向前走去。
  上一世,这样走着的人不是我吗?
  上一世,被救赎的人也是我。那时,我被魔五方界的贵族们当做“傀儡”利用着。没有自己的想法,每天的生活就是不断地杀人、杀人、杀人。血,溅到我脸上,无妨,擦都不需要擦,也不会有人会想要帮我擦。灵魂,都已经变得麻木了。
  如若不是你,我的少年,杀死了利用我的贵族,杀死了欺压我的高等傀儡,只为来到我面前,向我伸出一只洁净的手。我只见过那些贵族们的手有这般洁净,可你的手却有着一种特别的意义,仿佛是安琪儿的手,洁净白皙,救人于苦难之中。
  从此以后,我的眼睛不再是空洞无神了,那里面永远装着一个你。不管你到哪里去,我都会痴心地跟着你,就算这样很傻。你每次都是微笑,笑着说我麻烦,却又宠溺的爱抚我。
  ……
  后来,我走了。你去执行一项万分重大的任务,怕影响你,我才没有跟着你。却发现有人想要暗杀你。我挡住了全部攻击。
  然后,我行走在了通向冥界的大道上,很执着的向前走着。灵魂深处有无限眷恋,但是,命运女神告诉我,下一世,我会成为能够真正保护好你的人,但如果对这一世有留恋,将无法转世。所以,我很执着的向前走着。
  
  这一世,我终于遇见了你,我的少年。你早已记不得我。那也没关系,只要我能够保护好你就可以了。
  夏向前走着。我坐在通向吸血鬼界的大道与界介所连接处的台阶上,头侧着,依靠着墙,眸子里装的是那个少年。蓦地,夏微微侧了侧头,朝我露出了一个如同水晶一样透明的微笑——我想,现在我可以自私的认为,这个笑是给我的。
  笑容绽放的那一瞬间,比阳光还灿烂,仿佛是上一世少年向我伸出的那只手一般。
  倾恋,我的少年。

标签:天马文学 
上一篇:苦海无边
下一篇:朋友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