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

讣文

时间:2012/12/16 18:51:07   作者:于于   来源:原创   阅读:1015   评论:0
内容摘要:奶奶没有活过今年的九月!我见到她时,她的嘴唇已经紫了,衣着规整地躺在那里,我不敢去摸她的手!他们说她已经咽气了。  在一旁坐下,竟然看到她的嘴动了一下,我惊叫,“她动了,她没死!”大伯过来按她腹部,喊:“妈!妈!”她嘴里冒了些白沫,二姑摸摸她的脖子,“不行了!”,爸爸来了,哭过之后把黄毛纸盖在了奶奶脸上,老姑跪在炕前,“别盖,别盖!”  她真的死了,我第一次见到死人!死人!二伯父趴在墙上抽泣得不成样子,二伯母去抱着他,老夫妻俩哭成一团,我第一次见二伯父哭,这是为了母亲!我禁不住也眼泪盈满了眼眶,
  
  奶奶没有活过今年的九月!我见到她时,她的嘴唇已经紫了,衣着规整地躺在那里,我不敢去摸她的手!他们说她已经咽气了。
  在一旁坐下,竟然看到她的嘴动了一下,我惊叫,“她动了,她没死!”大伯过来按她腹部,喊:“妈!妈!”她嘴里冒了些白沫,二姑摸摸她的脖子,“不行了!”,爸爸来了,哭过之后把黄毛纸盖在了奶奶脸上,老姑跪在炕前,“别盖,别盖!”
  她真的死了,我第一次见到死人!死人!二伯父趴在墙上抽泣得不成样子,二伯母去抱着他,老夫妻俩哭成一团,我第一次见二伯父哭,这是为了母亲!我禁不住也眼泪盈满了眼眶,奶奶,我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每个生命的终点不是立地成佛,而是死亡,死亡是什么,是停止了呼吸,死亡是什么,是永远的消失,死亡是什么,是再也没有时间了!四姑对着奶奶的遗体跪在地上大声地嚎哭,老姑甚至哭抽了过去,我的脑海里却不停地翻出奶奶腾地坐起来掀下搧布,圆睁双目——这样的情景挥之不去——不,她再也不会了!
  殡仪馆的灵堂里烟火缭绕,来吊唁的人一波接一波,时而,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啕,我,就站在旁边睁大眼睛目睹着这一切!
  那会子,奶奶就快不行了,表哥结婚,她已卧病在床两个月了。一大家子人都坐在饭桌前,她一定要下床和大伙吃团圆饭,还念叨着,“坐在大孙女旁边(指我)”。她有三个孙女,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就只有我一个孙女陪在她身边。我知道,她最疼爱的小孙女已经好几年没跟她联系了,老人伤心了,但据二伯讲,她临终前还是不停地念叨,希望能见小孙女最后一面。
  说实话,我是木讷的,似乎还没有没有感觉到万般的沉重与悲伤,只是,看到这么多人的哀痛,我知道自己不能笑,那会太不合适,但我也不会哭,因为没有眼泪,于是,我便跪在外边烧纸,祈福。
  那是奶奶八十岁生日的喜宴,我代表我这辈人在席间发的言:感谢亲朋的光临……一脉相承,我们世世代代记得奶奶的恩德……诸如此类的话语,临场发挥的,然后又唱了一首美声唱法的歌曲。哦,天哪,居然赢得了一致的好评,虽然都是近亲近邻,但是大家并不太了解我,他们没想到我能讲的这么好,奶奶和两个姑姑都哭了,事隔一年还有人跟我妈妈说“总听万大夫(我的姑父)夸你家孩子!”看来那次发言真的挺长脸的,妈妈也多次说!我还记得奶奶当时的模样:灰色迪卡外套,白发如雪,肌肤白皙紧绷与头发几乎是一样的颜色,还没有一点皱纹,胖胖的脸庞,表情木讷,眼角流着泪,臃肿的身材,活动不太方便,坐在椅子上,仰着头,我搂着她照了一张照片,那,也是我和她唯一的一张合影!
  奶奶命不好,没遇到痴心对她的男人。虽然她为自己的男人生了四个儿子,五个女儿,可男人还是背信弃义另立炉灶,奶奶这辈子心里都忍着这口怨气——这是老一辈的事了!奶奶,一个心里苦了一辈子的女人,五年前,送走了自己的冤家,五年后,终于还是撒手人寰去了。
  奶奶,就这么在我生命中消失了。晚上回到家,我写下上面的文字,始终觉得恍惚,似乎这件事并没有发生,似乎我并没有失去她,似乎她就在不远的地方走着,走着……还是那臃肿的身材,白白胖胖,然后,她笑了,笑着,笑着,不见了……我再也没有奶奶了,终于,我哭的泣不成声……
  两天之后,我不得不请事假了,因为转过天就要送行了。为奶奶“送饭”,一家人带着孝,排成一列跟在阴阳先生后边,我跟在队伍最后边。曲曲折折的小道,路边满是野草,难道这就是黄泉路吗?阴阳界?通向幽冥?地府?奶奶,你的魂魄还在吗?你听到我们的哭声了吗?是不是爷爷把你召唤去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我们祖孙的缘分也就断了,断了,断了﹗
  奶奶去时很安详,脸上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据二伯讲,早上醒来她就对二伯说:“今天我就要不行了!”老姑来给她吸氧气,她也不用,说“用不着了”。可以见得,她到死都是神志清楚的,也看得很开,面对生死,她心怀坦然,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心。
  守灵的下午看到了好多平时看不到的亲戚,舅爷,舅奶,姨奶,以及他们那一支的姑姑,婶子,叔叔,大爷,加上我们本家在外工作闻讯奔丧回来的哥哥弟弟们,一大家子人,都难掩悲伤,奶奶的老妹妹,老弟弟更是老泪纵横。舅爷和我上一次见面是十年前在奶奶家,是来给奶奶过生日,看到我特意走过来跟我说话,“这是老四家的吗?这么高的个子,长的真好!”那时他还硬朗得很,精神也很矍铄,现在走路都有点哆嗦了,真是感慨,十年时间,他老了这么多,而再次相见,奶奶都已经不在人世了!看他悲伤的样子真是让人难过。十年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没什么,但是可知十年的岁月对于他们这些老人是多么艰难,一不小心,便迈向了死亡。
  次日寅时,我亲眼看她被推进火化室,我能想象到之后,她被熊熊大火淹没,然后变成灰。
  大伯面朝奶奶跪在前边把泥盆举过头顶,阴阳先生喊:“摔!”大伯狠狠将它摔破在地,四个工人立刻推着遗体冲向大厅后侧的火化室,我傻眼了,“奶奶,你……”,再看大伯,顿时瘫倒在地上,我的四个姑姑都要追过去,旁边人狠命拦着,她们哭翻了天,大姑和四姑当场就晕了过去——我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再也看不到,再也看不到了。”
  奶奶是个很严厉的人,小时候我特别怕她,也因此不喜欢去和她接近。还记得有一次吃饭时,她吓唬我们几个小孙女孙子,“你们必须得吃了呀,谁吃不了就把脑袋拔下来往里灌。”我当时本来是先吃完了的,但是我看姐姐没吃完就故意慢慢吃,这样好等她,结果她很快放下筷子,“我吃完了,剩下的你都吃了吧。”我哭了:“人家本来是在等你的,这下好了,奶奶得拔我脑袋了。”大伙都笑得不行。哎,后来,上初中时候我就不怎么怕她了,因为我发现她其实是个“纸老虎”。我们在一起住过一段时间,有时候我反驳她两句,她反倒笑了,我们祖孙俩时而还闲着没事互相掰扯掰扯,小打小闹,姐姐就在旁边拣乐。那时候,她还很关心我的学习。奶奶毕竟是奶奶,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短,虽然我不是她最挂念的人,但她终究是我的奶奶。
  从楼里出来,我们去为奶奶“躲火”。四姑在前边,我去扶她,她哭着对我说:“丫,他们把你奶奶给烧了!”我握着她的手:“我们迟早都有被烧的那一天。”不知道我这么说是否合适,四姑仍小声抽泣。
  在炼人炉楼后,哄哄的响声中,烟囱冒起了白烟,那是奶奶留给人间最后一点音讯,“奶奶,你这辈子受苦了,天堂里没有苦难!你安息吧!”
  我又在恍惚:当一个人死去,她的灵魂会离开她的躯壳,随着风吹,随着雨摇,消散于无形。还有,是不是面对死亡时一切都沉淀了,真实了,不是有句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一定是的,因为人生不过一死,当万念俱灰时,生命一定是最安宁的,世界一定是最真实的。
  当我们要离开殡仪馆时又有一伙送灵的人从不知名的地方赶来,他们也是来送亲人最后一程的,他们也会像我们一样悲伤。这个世界,每一刻都会有一个或一些灵魂,他们熬不住死神的召唤,抛弃了生命中所有的美好,变成了灰烬,但是我相信,他们还活着,活在另一个世界里,活在我们无法去达的地方,而且,他们是幸福的,很幸福。
  《奠祖父祖母》
  黄泉路上游一游,笑话神仙无处留。
  白首相惜走一走,恩怨情投四海流。
  

上一篇:奶奶的爱情
下一篇:风雨中的鱼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