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青春如歌

泪水比微笑更迷人

时间:2013/1/1 7:18:54   作者:丫影   来源:原创   阅读:447   评论:0
内容摘要: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这是最后的运动会了,毕业后我们将走向何方?我们会怎样?未来的一切都是我们不敢去预测的,我们憧憬着美好的事物,却害怕现实的残酷。所以我们做好准备要好好的,在这次的运动会上尽力去拼搏。运动会原定周五开始,因为天气原因而延迟了一天。大家的热情在周五的时候就开始爆发,周六反而开始不安了——谁知道这鬼天气会不会又下雨。还好,天仿佛只是在跟我们闹脾气,一开始阴沉着脸,但终究是对我们爱护有加的,他很快就笑开了颜。也许是为了我们那爽朗的笑声吧。最早的一个项目是协力竞走,我们一大帮人都到了场地准备
  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这是最后的运动会了,毕业后我们将走向何方?我们会怎样?未来的一切都是我们不敢去预测的,我们憧憬着美好的事物,却害怕现实的残酷。所以我们做好准备要好好的,在这次的运动会上尽力去拼搏。 运动会原定周五开始,因为天气原因而延迟了一天。大家的热情在周五的时候就开始爆发,周六反而开始不安了——谁知道这鬼天气会不会又下雨。还好,天仿佛只是在跟我们闹脾气,一开始阴沉着脸,但终究是对我们爱护有加的,他很快就笑开了颜。也许是为了我们那爽朗的笑声吧。 最早的一个项目是协力竞走,我们一大帮人都到了场地准备着。那时候的大家是抱怨的,抱怨我们班的男生——我们女生在赛场上拼搏着,男生一个加油的都没有,更可恶的是——当三人四足的比赛也随之开始的时候,男生没有人愿意上场!那时候我、大炮还有吴琦顶替男生上场跟他们男生赛跑,可喜的是跑我们居然跑起来了。协力竞走的时候有个小插曲,我班第二组选手上场的时候,人员不足,有几个是由第一组的同学顶替的。我在最后一个,一开始我们就摔了,结果起了几次都动不了,眼看着对手已经过半,姓叶的放弃了。我的信念——可以输,但是绝不能当逃兵。所以我跑到第一个的位置,我们赶上去了。天知道我当时多开心——对手居然在半场摔了起不来了!后来我们超过对手先到达了终点。虽然我们的时间花的太多还是没有名次,但还是很开心。 因为县体育场要施工,我们的跑步场地转移到学校对面的妙高小学。为了保护小学的环境不受到我们这些高中生的破坏,我们只有运动员可以过去比赛,除了八百米的比赛可以由班主任带几个人过去接运动员,其他比赛只有运动员在孤零零的战斗着。 我们比完赛就听见萍姐在说找不到班主任,我们班主任居然坐在办公室里!跟她说什么事情,她都说让萍姐自己安排,感觉萍姐好累的。曾叫过男生去叫班主任带人过去给一百米的运动员加油,结果我们老班不予理会。当我们听到这样的情况时,有多么的心灰意冷我实在无法形容。我们每个人都抱着要团结一致,一起好好的过。结果反而是我们老班最不给面子。我必须承认我们都是孩子,总会有任性思考的时候。或许老班只是想让我们团结一致,好像只有在困难面前人们才会团结。但当时的我们是愤怒的,所以我们抱怨的很厉害。 一百米的比赛贞子摔倒,赖筒扭到脚所以都未进入一百米的决赛,毛守伟也扭伤了腰,我们的团体项目也没啥成绩。所以说——我们是惨败!还带着一肚子的怨气。 中午的时候是八百米的比赛,老班总算出现了,我们一大帮人一散队就跟着老班到小学那边等着帮同学加油。我最喜欢那时候大家的团结,围成一团的等待——分散到四周为运动员加油。我们拥抱着运动员,告诉他们——你们强大的后援部队在这呢!! 晚上的时候英语老师来给我们放电影,我们是孩子,容易满足的孩子。心中的不满,放放电影就消气了。 第二天我们运动员中已有多人负伤,主要是大家平时都不怎么锻炼,显得都十分的脆弱。 早上的四百米是个重口味——多少运动员害怕的东西。我们班迫于老班的压迫,非常勉强的把人数给凑齐了。但是凑合的人却很是给力。我们无法跟去加油,只能在这边等待着,在边上玩一二三木头人打发时间,然后吃吃东西什么的。我们很开心的听到女生中吴琦、钟丽娟都进入了决赛,男生翁昌豪也进入了决赛。这是多么可喜啊! 我们陪着他们一起等着检录处的通知,当听到点到我们班另一个选手的名字时,我们都欢呼了起来。虽然知道那是老师搞错了,但还是兴奋的送她们。这事也引来了一班同学的抨击(言语上的,我是文明人,她们那些脏话我学不来)。令我们最伤心的是——那几个人在分班之前也是老班的学生,都是一个班出来的人。整个运动会,我们总是受到其他班的学生言语的骚扰,承认吧,我们二班成了众矢之的,她们都在跟我们较劲。四百米的事只是把状况明化了,我们大家这时只是愤怒,毕竟是我们班占了便宜,她们爱生气尽管气吧。如果喜欢像小学生一样说坏话也继续吧,我们无所谓。 我们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我班的刘德龙引体向上做了17个,按排名的话应该是第二,可那却没有他的成绩?!有很多围观的人可以证明刘德龙成绩的真实性,老班为了这事找了很多人,结果那老师却说要刘德龙再做一次,如果做到十一个就承认他的成绩。搞笑吧!刚比赛完没多久根本做不了那么多。刘德龙只做了九个,但老班又给他争取了个中午两点再做一次的机会。对老班说这是可以挽回分数的机会,可刘德龙的身体却不这么认为——开始吃不消了。我们在为这不公平的事情叫嚣着,第一次看到大家一起为了自己班的事情,一起生气。那种感觉我追求了很久很久,真的。所以虽然为这事难过,却更为了那份团结而开心。 中午的时候是拔河比赛,每班五男五女,我们到达赛场的时候别的班的班主任选手什么的都到了。我们老班却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悠闲着,有几个重要的选手又去参加别的项目了,要比赛了,我们居然还在凑人数。太…… 四班和一班的人已经开始比赛了,四班简直太强了,一班被秒杀了!其实那时候我开始很紧张很紧张,莫名其妙的紧张,开始担心自己害了别人,害怕我们班输。胡招(三班班主任)开始催,我想老班快点出现啊,好歹说几句安慰人的话。可时间从来不等你。我们上场了,七拼八凑的,毫无章法。老班在这时候出现了——这时候出现有什么用,还在啃玉米。看得我恼。结果,我们班被三班秒杀了!那时候真的很恨歪,我平时吃的东西都去哪了!手被磨破了,当时想不了那么多,姓蓝的给了张面巾纸然后随便察了下又继续。我们两班互换场地。结果还是一样,秒杀!当时的心感觉就沉在水里一样闷的难受,那是一种毫无希望,那种磨人的绝望。当我知道还可以跟一班比的时候,真的!我觉得好像活着都有希望了一样。可结果我们还是被秒杀了。为什么那么没用?我几千几百次问自己,那时的我在暴怒中,所以大芬手弄伤了居然在那哭,我火到极点。伤算什么啊——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我控制不了自己不去生气,只能控制不对你们发火。我很努力控制脾气陪她去医务室。同样我觉得自己很可笑,什么时候开始有集体荣誉感了,开始强加自己的感受到别人身上?哎,我的错。 感受着同学们的关心,她们的安慰。没有人责怪你的失误。姓蓝的帮我贴创口贴,本身我只想着给大芬贴就可以的。承认吧,我当时在闹脾气。可是看到你们,真心的觉得,我感动的快发疯了!感觉自己又开始做梦了。她们更生气的是别班没有人为我们加油。 女生的之间的较量就这样开始了,突然觉得我们都是傻子,吃亏了却还学不会反击。 晚自修的时候,老班来了,她给我们分析得和失,还给我们分了巧克力,话说是她儿子从英国回来时带的。但其实如果老班不说那么多巧克力的出处,以及他儿子带的多么辛苦。这个巧克力我会吃的很开心,保证幸福美满。可是她说了。 最后一天,集体项目,长绳和火炬接力,个人项目,仰卧起坐。他们在黑板上写了很多鼓劲的话。我们都在努力着,这是最后一搏——我们的总分实在少的可怜,只有一个一班我们有超过他们的可能。这仿佛有点宿命的味道。 长绳我们练了,也换过很多的人,选了最后的选择。其实我很想跟你们讲讲我们是如何练长绳的,他们为了让大家跳得更好而争执,然后改变一个又一个的方案。而我们练习的时间却这么短。那种感觉不去经历真的无法体会,而我的文字如此浅薄,我无法告诉你当时一起练习我所感受到的幸福。 我们在上场前就看到凡子她们很气愤的过来了——她们刚陪大芬、筒、丁丁她们去比赛仰卧起坐了。她们诉说着所遭遇的不公,其他几个班的人都谎报个数,而轮到我们班的时候她们就四个角站了人在那录像。天修!天修!!鬼知道当时我们全班愤怒成什么样了!如果我是吸血鬼,我会马上把她们吸干了。 跳绳比赛开始了,我们班的人都围了过去,一班跳的时候我们班的人都在大声地数数。原谅我的幼稚,当时这种行为虽然无聊,但是我乐意至极。他们班跳了一百多个,算是不错的。后来我们班上场了,萍姐是个伤员,我担心她来,她还是来了——这是一种坚持吧。三分钟的时间过了一半,我很明显感受到她的节奏乱了,我在努力的调节自己,但还是跟着乱了。所以勾了几次。很恼自己。我们跳到四十几个的时候一班的某个女生就开始诡笑:“四、四、四、死、死、死!”当时我听到我们班男生跟她对呛了几句。我很开心。 我们输了,长绳也输了。我很遗憾,但同学们的支持让我感觉很温暖。当我买完水回来,姓蓝的抱着我哭。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她很怨自己,为自己不能多出一份力,为自己当时为什么就不可以再小心一点点,哪怕一点点也好。如果我们可以多跳几个,那该有多好。其实我那时觉得,大家抱在一起大哭一场也好。我们必须继续,还有接力呢。 比完长绳的二班,全班人的火大着呢!那种气势就是——拼了命也要赢过一班。参加接力的同学们在很努力的练习,练习接棒。看着他们举着矿泉水瓶跑来跑去。真的好想说:你们真伟大! 接力的时候,我挤进人群,为了不挡到别人,我蹲在地上。盯着我的同学们。听着哨声响起,我们拼命地喊着筒的名字——她是第一棒。加油!一定要加油!我觉得,当时我们的心都在跟着他们跑,担心他们出差错,担心会掉棒。超过一班的时候我们像发了疯一般的喊!那个激动啊!无法用言语表达。当时虽有三个班在跑,还有个三班也在,而且三班是跑了第一的,可当时我们完全忽视三班的存在。胜过一班了!我抱着贞子喊:“你们太棒了!!”篮球场上就看到我们班的同学在相拥称庆。看着他们的目光,我想他们一定不懂我们在高兴什么。相比我们的开心,三班得第一的喜悦实在太逊色。 闭幕了,我们照了合影。 当离开学校的时候,姓蓝的跟我说:“现在才觉得是一个班的。

相关评论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