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民间传奇
  •  2012/3/4 21:30:10  阅读:304  评论:0

    爱盲(小说)

    说来难以置信,在人类文明演化到今天,仍存在着像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那样,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视爱情如歹物的爱盲。  有一次我从哈尔滨出差回来,遇见一位从德惠上车的乡下老太太。  说她是老太太,只不过是从她长相和衣着看像个老太太,后来,从谈话中得知,她才刚满49岁。  她所以那么见老,与其说老在脸上,毋宁说老在心上。她叼一杆如今在农村都不多见的二尺多长旱烟袋,唠的都是上几代农妇的家常嗑。  她很健谈,从德惠到长春的一路上,她从自身的婚姻经历谈到女儿的终身大事,其间还不时地闪现出当年对她严加管教的老祖 阅读全文>>
  •  2012/2/25 8:55:18  阅读:311  评论:1

    酒醉圣贤愁

    酒醉圣贤愁   ——清官故事新编  大明海瑞秉公执法,与权倾朝野的奸相严嵩,斗得个昏天黑地;但毕竟权势低微,最终落得个发配海南的下场。临行前,门庭冷落,世态炎凉得令他寒心,胸中好生郁闷。  这时,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不禁喜出望外。原来是隔朝先师宋代龙图阁大学士包拯打来的,说是要前来为他送行。  那手机是单向收费的,信息穿过时间隧道和朝代烟尘,电话费高达天文数字,厚重的礼遇之恩,使一向荣辱不惊的海瑞感激涕零。  随后,手机又响了。汉代不畏权贵的强项令董宣打来电话,说也要前来送行。  三人不约而 阅读全文>>
  •  2011/7/22 20:36:35  阅读:363  评论:0

    咖啡

    屋外的雨敲着窗子,玻璃挡住了古典诗词中“冷雨敲窗”的意境。吧嗒吧嗒的声音比夜枭的号叫更加熬人心神。南宁的雨总是下的很怪,是温温吞吞的中庸气度。  他坐在窗边的位置,缝隙中凉丝丝的风带着不温不火的雨气一口一口的噬咬着放在窗沿上的手指。还是那件在香港做寓公时候的西服,现在看来,毕竟是有些不伦不类了。  杯子里的拿铁,浑浊的,黑和白交绕着,亮晶晶的小勺子。变浅,变温,变成泥淖,变成妖娆的天刮着南宁从不曾出现的风沙。风沙吹得喉头有些痛痒,他张开嘴,没有声音,只是股咖啡的苦香一点点的沁进来,或者,是侵略。 阅读全文>>
  •  2011/7/22 20:31:43  阅读:328  评论:0

    老井

    老井诞生于上个世纪的上个世纪,至于具体年岁,连它自己也忘记了。因为年岁久远,老井自然见证了沧海桑田,阅尽了人间千帆。  ——题记。    一  村里有一口老井。  老井初来尘世时,一群身穿长袍,脑后留一根辫子的村民总是对它呵护有加,小心翼翼的,生怕有些许的怠慢。那时的天出奇得蓝,树叶出奇得绿,它渗出的井水也出奇得甘甜。  因为是村里唯一的一口井,村民自然将它当作神灵一般侍奉。偶有干旱,村民就会在一名长者的带领下,齐聚在井台,虔诚地烧上几柱香,然后又虔诚地对着老井下跪,口中还念念有词。开始,老井也 阅读全文>>
  •  2011/7/20 11:38:22  阅读:328  评论:0

    纪晓岚智破杀人案

    清朝乾隆年间,河间府有个王裁缝,妻子死得早,身边只有一个女儿,名叫秀儿已经16岁了,长得十分漂亮,每逢裁缝出门送活,他都把门关上,女儿在绣楼上做些针线活,很少出门,街上一些浪荡公子们,都很像贪婪她的姿色,但总找不到机会。  一天,裁缝出门送活,游揽了点活,回来很晚了,他走到家门口,看见街门大开,心里就觉的不对劲儿,就急忙上绣楼一看,见女儿死在一条长凳上,双手被人用裹脚布紧紧捆住,下身没穿衣服,脖子有掐伤的痕迹,地上有半截血淋淋的舌头,一看就明白,这是被人强奸后掐死的,王裁缝被吓得目瞪口呆,哭着跑 阅读全文>>
  •  2011/7/19 16:24:02  阅读:325  评论:0

    野炟师傅焚书记

    传说,野炟师傅家是邪门世家,野炟师傅家有一本邪书,所以,他家祖祖辈辈的人都会邪术。野炟师傅只要念动咒语,花篮可以背水,草房上面可以烧猪。七里蜂的蜂包,在树上几十丈高,野炟师傅只要拍一下巴掌,那蜂包立即就会燃烧。有一伙变戏法的人来演戏,野炟师傅使了一个法术,野炟师傅飞到了那一丈多高的芭蕉叶上蹲着看戏,把变戏法的人吓得不敢再继续往下演了,收了东西就赶紧跑了。野炟师傅还会定身法,他叫你别动,你就得乖乖的站在那里了,你想走半步也都没有办法。  野炟师傅还会美女脱衣法。只要他念动咒语,那小姑娘便会自己的脱 阅读全文>>
  •  2011/7/19 9:06:48  阅读:308  评论:0

    狗狗姓氏

    晚9点,尹局长下了小车示意司机把车开回去,打着饱嗝进了有小院的屋子。在沙发上坐着的邻居退休职工老年看见他进来,赶忙站起身来。一直卧在门前警惕地瞪着老年的局长家宠物狗“丹丹”,也一跃而起,在局长脚前撒欢蹦高。  “尹局长回来了?”老年的脸上堆着谦恭的笑。  “嗯,有啥事?”尹局长边用牙签剔着牙缝,边漫不经心问。  “是这么回事。”老年有点忸怩起来,“我是刚搬过来的,有些情况可能你不知道,听说你家狗狗名字叫‘丹丹’,恰好我小孙女的名字也叫丹丹。你给狗狗起名字时,我还没有搬过来,你不知道情况,可现在, 阅读全文>>
  •  2011/7/19 9:03:01  阅读:286  评论:0

    午夜红毛衣

    【一】  家境普通的我来自山里的农村。  今年参加中考的我偏偏以一分之差被县城重点中学拒之门外,无奈,只有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县郊的一所二流学校。  说来也奇怪,一般学校的名字都是比较古色古香或者寓意深远,但我上的这所学校,名字说出来,实在让人啼笑皆非,名叫——愚人中学。  名字倒也无所谓,毕竟我是来求学的,而且学校所在之地,确实很美,依山傍水,鸟语花香。更重要的是,学校实行全封闭,教学质量也不错,所以简单的调整情绪,我很快融入到浓厚的学习氛围。  【二】  因为全封闭嘛,所以我便寄宿在学校。我们 阅读全文>>
  •  2011/7/17 22:45:37  阅读:285  评论:0

    滴血之谜

    清朝乾隆年间,正定府有一个富翁叫李子高,家财万贯,富甲一方,人称李员外。他有三个儿子,都已娶了妻子;一个女儿也已出嫁。可不幸的是三个儿子先后都因病去世。女儿、女婿就住在李员外家,替他管理家务。李员外年过半百,老来丧子,三个儿媳都未生下一男半女,心中非常沉痛,尽管三个儿媳对他非常孝顺,平日的饮食起居照顾得很是周到,但一想到香火将断,女婿心怀叵测,万贯家财终将归于别姓,他还是终日愁眉哭脸,闷闷不乐。为了延续李家的香火,也为了不公公气出病来,三个儿媳商量后,决定趁公公身体还健康,精力还充沛,让他纳一方 阅读全文>>
  •  2011/7/17 22:14:42  阅读:323  评论:0

    张文革的故事

    张文革不是文化大革命生的。是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改的,在之前他叫张解放。  张解放也不是解放的时候生的。是三反五反的时候改的,在之前他叫张孝芝。  张孝芝才是张文革最早、最真实的名字。如果还有更早的话,那就是他的小名狗儿。  据说张孝芝的名字是算命先生取的,原因有二:一是他小时候太顽皮,为了他长大后能孝敬父母,延续张家的烟火,故取孝;二是张家只有他一个男娃,为了让其顺利长大成人,故取芝。  提起张文革,是因为前几天回老家时我见到他了。已经八十一岁的他,除了背有一点驼、眼睛有些不好使以外,显得精神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