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民间传奇
  •  2011/7/12 18:12:43  阅读:272  评论:0

    罗铜

    河东街理发店早在十年前就已是断壁残垣,可在二十年前却是个热闹之地。十位理发匠分两行沿墙排列,当梳飞剪跳时,沙沙沙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但真正的闹劲是来源于左边站着的老林和右边的理发匠罗铜,因为他俩嘴震手舞唾沫横飞相互漫骂时,苦了那些个理发的顾客,往往因受不了他们的嘴仗,担心那如影而跳的剪子将错落到自己的脸上,便不等把发理完,愤愤地离座跳起,也叫着骂着地顶上个阴阳头落荒而逃。  有一天,罗铜见老林领着个徒弟在一冬瓜上教刮脸技术。老林手很轻巧,听不见他手中剃刀上的杂声,却见那矮冬瓜被一道道地剃得整齐 阅读全文>>
  •  2011/7/12 17:58:58  阅读:267  评论:0

    关羽

    曹操好色多疑,如何才能既得到杜氏,又不让他起疑心,关羽伤透脑筋。第二天,曹操亲率大军援刘备攻徐州,曹军来势凶猛,徐州城危,吕布令秦宜禄急奔袁术求援。如果吕布击董卓有一个令人信得过的理由,那就是为美女貂蝉,因此,秦宜禄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已有身孕的妻子杜氏。吕布何尝不知他的妻子杜氏美貌绝伦,但是有一点是秦宜禄所不知道的,一次吕布见着杜氏后叹道:“能两厢情愿的话,我宁可少活十载!”  关羽得知此事后立即急急向曹操禀道:“吕布已派秦宜禄求袁术援兵,吾愿先锋速速拿下徐州城。”曹操一惊一喜道:“好,就令云长 阅读全文>>
  •  2011/7/12 17:51:26  阅读:285  评论:0

    莫须有梦志

    却说中华盛世辛卯年间,燕赵至江淮一带,民间流传着一本奇书,书名儿叫《老松斋杂记》。这本《老松斋杂记》之所以奇,就奇在里面记录了许许多多古今中外的遗闻逸事。这些遗个闻逸事,古籍不可考,野史不曾记,单单只能在此书中玩读。虽然此书出处和作者均不知来历,但书中故事,却也百怪千奇,可堪一道。  今日云淡风清,花香鸟语,闲来无事,献丑为各位达官说上一段儿《老松斋杂记》中的公案,给诸位解闷儿提神,也顺便求些个茶汤之资。说得好,凭各位达官赏;说得不好,桌儿上的瓜果杯盘儿您随便撇,只别砸着小朋友和花花草草就成。  阅读全文>>
  •  2011/7/12 17:47:27  阅读:279  评论:0

    危情地铁

    (一)  最近,我总是搭夜班地铁回家。  我是个广告公司的创意人员,平常闲的时候早早就可以下班回家的,但是忙起来却总是连续很久都要加班,很累的。这几天公司接了一单大生意,所以我只好加班了。  夜班地铁上的人总是很少,每个人的表情也都是很疲惫的样子,大多是闭着眼睛,身体随着车体摇晃着,象一个个木偶。  车门打开,关上,关上,打开。  人们上车,下车,下车,上车。    到安定门站了,车门刚打开,一个人几乎是冲进来的。  我抬头看去,那是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孩,只是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神情很仓皇。  阅读全文>>
  •  2011/7/12 16:53:55  阅读:365  评论:0

    神医之死

    要怪就怪媒婆炎三娘。这老婆子多事儿,碎嘴。那天非要给我娘出个馊主意,到什么观音娘娘那里求子。刚好我着急投胎,正在那里央求观音奶奶让我转世找个好人家,享两天福。观音奶奶慈祥的笑容,温馨的话语:“那,你就到神医世家去吧!”  “哇!”的一声长啼,我好委屈。娘老喝保胎药,好苦的,要不然调皮的我八个月的时候就想出生。“是个儿子,恭喜王神医!”接产婆从内室临走出来的时候,我还给了她一巴掌。这婆子,手劲儿贼狠,摁着我的脑袋,硬是把我从娘肚子里拽了出来。  “好,让我瞅瞅!这小子,真丑!”我爹眉毛都乐得抖。  阅读全文>>
  •  2011/7/12 16:21:29  阅读:373  评论:0

    揭开幽灵的神秘面纱

    故事得从2003年说起,这年的11月1日上午,雨后初晴,金秋的太阳照暧暧地照耀着山城五莲。10时许,40多辆轿车在锣鼓声中驶进了山东省五莲县公安局,旋即礼炮齐鸣,40多位个体石材老板打着写有“打霸治痞,再立新功”横幅向公安机关致谢,向侦破街头镇系列蒙面入室抢劫案的民警致谢….  这年的5月29日晚,夜色茫茫,大地漆黑一团,俏无声息,半个月牙斜挂在天边上,几颗星星不时地眨着眼晴。零时许,两个幽灵般的黑影,通过窗户爬进了王世疃村个体石材厂王某家中,凶神恶煞地呼喊道:“起来,快拿钱来,否则捅死你们”。 阅读全文>>
  •  2011/7/8 19:36:23  阅读:325  评论:0

    猎杀手记

    A(一)  他是个杀手。  杀手没有名字,只有代号。所以他的代号就是S。  S喜欢这个代号,它有点象中国的太极图,也象征着生命的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杀手都有经纪人,S的经纪人叫三叔,三叔也不是很老,只是大家都喜欢这么叫他。今天,三叔交给S一份资料,也就是说S又有活儿要做了。  这次S要做的人叫德哥——H市黑社会的大哥。  其实杀手也并不都是冷血无情的,并不都是不辩是非的,S只杀该杀的人。  就象德哥这个人,虽然叫德哥,却从来没做过什么积德的事,缺德的事倒是做了无数,所以他早该杀N次了。德哥这 阅读全文>>
  •  2011/7/8 19:11:09  阅读:305  评论:0

    阎王审知县

    唐知县到河南上任,刚安顿好,当地的于绅士就请他吃饭,李财主也找他。他犯难了,先去哪儿呢?想了半天,先去于绅士家吧。在于绅士家大吃大喝了一顿,就说有事,急忙赶到李财主家猛吃猛喝,很快把肚子填满了。刚说要走,他的随从赶来说:“刘员外也请你吃饭。”  这更不能推辞了,哪怕坐一会儿也行,唐知县马不停蹄地来到刘府,刚落座。丫环端来一盆大甲鱼。这东西很好吃,一下子把唐知县的胃口吊上来了,心想:这东西大补,我不能错过,要好好吃上一吃。  没想到一大盆大甲鱼还没吃完,唐知县啊的一声,浑身哆嗦,两眼翻白,扑腾倒在 阅读全文>>
  •  2011/7/5 19:16:45  阅读:307  评论:0

    深海人鱼

    江海涛生长在海滨城市,脑子好使但就是不爱学习的人,不过喜欢武术,没少小功夫练习。他经历挺可怜。父母离异后,他就和爷爷奶奶过,他的父母基本不管他。江海涛勉强高中毕业,爸爸却出车祸死了,爷爷受不了这个打击一下子病倒,奶奶倒还坚强,可也身体不好。家里经济条件一落千丈,江海涛去找母亲,谁知她嫁了个外地人,舅舅干脆说不知道她嫁去哪里,倒是姥姥背着舅舅偷偷给江海涛了二千块钱,叹息着说:“孩子,你也大了,懂点事,以后自己管好自己吧,我也老了,帮不上你啥,你就用这些钱做个小买卖啥的。”  江海涛接过这些钱,一个 阅读全文>>
  •  2011/7/5 14:05:23  阅读:278  评论:0

    春姑

    春姑是我么叔公的女儿。十五岁那年,她和我小姑结伴偷偷跑去了广东。去的那天上午,春姑和我小姑还在山上放牛。中午的时候,春姑还在我们家开开心心吃了顿饭。饭后,俩人相继向大人们要了点钱,说是去镇上买件衣服裤子。当时爷爷他们也都没太在意。自个儿的闺女没念书,在家都耍了一两年了,也没添点像样的衣物,也是该打扮打扮的时候了。结果爷爷出手很大方,递了50块给我小姑。么叔公也不甘示弱,家里三个儿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小女儿,索性就给了春姑一百块钱,还振振有词地说,这是你两年的放牛钱,拿去好好多挑件衣服,再过两年要嫁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