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民间传奇
  •  2011/7/8 19:11:09  阅读:291  评论:0

    阎王审知县

    唐知县到河南上任,刚安顿好,当地的于绅士就请他吃饭,李财主也找他。他犯难了,先去哪儿呢?想了半天,先去于绅士家吧。在于绅士家大吃大喝了一顿,就说有事,急忙赶到李财主家猛吃猛喝,很快把肚子填满了。刚说要走,他的随从赶来说:“刘员外也请你吃饭。”  这更不能推辞了,哪怕坐一会儿也行,唐知县马不停蹄地来到刘府,刚落座。丫环端来一盆大甲鱼。这东西很好吃,一下子把唐知县的胃口吊上来了,心想:这东西大补,我不能错过,要好好吃上一吃。  没想到一大盆大甲鱼还没吃完,唐知县啊的一声,浑身哆嗦,两眼翻白,扑腾倒在 阅读全文>>
  •  2011/7/5 19:16:45  阅读:290  评论:0

    深海人鱼

    江海涛生长在海滨城市,脑子好使但就是不爱学习的人,不过喜欢武术,没少小功夫练习。他经历挺可怜。父母离异后,他就和爷爷奶奶过,他的父母基本不管他。江海涛勉强高中毕业,爸爸却出车祸死了,爷爷受不了这个打击一下子病倒,奶奶倒还坚强,可也身体不好。家里经济条件一落千丈,江海涛去找母亲,谁知她嫁了个外地人,舅舅干脆说不知道她嫁去哪里,倒是姥姥背着舅舅偷偷给江海涛了二千块钱,叹息着说:“孩子,你也大了,懂点事,以后自己管好自己吧,我也老了,帮不上你啥,你就用这些钱做个小买卖啥的。”  江海涛接过这些钱,一个 阅读全文>>
  •  2011/7/5 14:05:23  阅读:262  评论:0

    春姑

    春姑是我么叔公的女儿。十五岁那年,她和我小姑结伴偷偷跑去了广东。去的那天上午,春姑和我小姑还在山上放牛。中午的时候,春姑还在我们家开开心心吃了顿饭。饭后,俩人相继向大人们要了点钱,说是去镇上买件衣服裤子。当时爷爷他们也都没太在意。自个儿的闺女没念书,在家都耍了一两年了,也没添点像样的衣物,也是该打扮打扮的时候了。结果爷爷出手很大方,递了50块给我小姑。么叔公也不甘示弱,家里三个儿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小女儿,索性就给了春姑一百块钱,还振振有词地说,这是你两年的放牛钱,拿去好好多挑件衣服,再过两年要嫁 阅读全文>>
  •  2011/7/5 13:52:27  阅读:292  评论:0

    天光云锦

    ——纪念辛亥革命百年  (一)  ??清荷县藏在太行山和黄河之间,就像被时光老人含在嘴里的一枚梅子,把酸涩的滋味品尝后,就吐落在大山和河流的分水岭上。清荷县的先人们也没有留下多少可以传世的典籍,唯一一本传自清代的县志上记载着这里的人们曾经外出到东边相邻的鸡鸣省鸭湖县走染坊的一段充满传奇和神话的故事。时光荏苒,当一百多年的风云荡尽后,清荷县史志办主任段德厚翻阅厚厚的线装书时,才发现原来民间传说的走染坊的传说并非只是传说,可以说是一部活生生的求生存求发展的辛酸历史。尤其让他不忍释卷的是那场浩浩荡荡的 阅读全文>>
  •  2011/7/4 20:06:33  阅读:237  评论:0

    铃铛,一路向西

    冬天的早晨,当我挑着空空的木桶,一扭一扭走向那口方方的水井时,西边陈坊桥的坡路上,一长串挑着柴担的队伍正在走来。只要看一眼我就知道,那是来我们屏山赶圩的固村山里人。  早上,那是挑水的高峰期,几乎家家户户的水缸都要在这时注满,井口的四个方角便排起了长队。挑水的人群中,只有我个子最小,身边的大人便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起来:  呵呵,吃奶都还不知饱,你就会挑水吗?  人还没桶大呢,别掉井里去了。  这种语气夸张和略带嘲讽的话语让我十分受用。在我听来,这是大人们对我的一种委婉夸奖。  井口蒸腾着袅袅水汽, 阅读全文>>
  •  2011/7/4 20:02:41  阅读:228  评论:0

    相士李某

    李某,合肥人氏,现年六十余,不事工农商贾,周旋于市井,以相术谋稻粱。自称批阴阳断五行,掌中看日月;测风水勘六合,袖里藏乾坤。  家兄襁褓之中,曾得李某一相,曰:有破相之虞,若改口过房,拜螟蛉之父,弃用本姓,则免。先父惑焉,忐忑中令家兄拜幺舅为父,然,未用其姓。二十二年后,家兄腿骨疾患,跛矣!先父悔之无及,嗟叹不已。所幸是时家兄已成婚,虽有小疾,无大碍焉。  老陈,家道不兴,屡受困顿,请李某相之,曰:门后小路不吉,掘之!遂尽毁此小路,掘之数尺,得石磨一扇,李某大笑:家道不兴,盖钱财皆被磨也(注1) 阅读全文>>
  •  2011/7/4 20:00:38  阅读:258  评论:0

    新白狐传奇

    芊芊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今天同学聚会,芊芊经不住劝也喝了两杯葡萄酒,原本雪白娇嫩的脸蛋,此时泛着朵朵红晕,越发显得娇艳妩媚。虽然有些倦怠,她还是习惯地打开电脑,浏览一下自己的博客,看看有什么信息没有,她先是看了几条评论,正准备回帖,突然,左下角留言里的一首诗跳入了她的眼帘,她默默地读了起来——    致芊芊白狐    我情愿为你所媚,  如蒙蒙细雨里的西湖,  那断桥上的许仙。    背着绛黄的香包,  在绿巷森森的尽处,  你我迎面相觑。    最是那断魂的秋波,  驮着累世的情缘,   阅读全文>>
  •  2011/6/29 20:02:38  阅读:249  评论:0

    尹怕女将

    引言  德宏的老百姓不在乎大明朝的史册上是否把尹怕女将记录在册,只在乎这位伟大的巾帼英雄在他们心中建立起来的丰碑能永垂不朽。他们给尹怕女将建庙,给她烧香磕头,表示他们对这位女将军的最高崇敬。  农历正月十七日,传说是尹怕女将的生日,德宏各民族的老百姓都会来给尹怕女将过生日。他们敲锣打鼓,喜气洋洋,香烟袅袅,热闹非凡。他们希望这位女将的阴灵能荫庇一方,为他们送来喜庆和吉祥,让他们五谷丰登。  相传,尹怕女将是南京人,是明朝朱元璋皇帝亲封的一位女将军。明朝军队攻下云南后,她被留于云南,驻守云南边关。 阅读全文>>
  •  2011/6/24 21:05:12  阅读:237  评论:0

    息氏墓和韩丘村——一个流传千古的爱情故事

    留光乡有一个叫做青堆的村子,青堆村的东面有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林子,小林子中有一座古墓,墓前立有一通石碑,石碑是什么时候立的无人知道,但是石碑上所镌刻的大字还依稀可辨,上面的字是:战国息氏贞烈之墓。    就是这一座战国息氏贞烈之墓,不仅埋藏着战国时期的一位贞烈女子,而且还埋藏着我国古代一个广为流传的凄美的千古爱情故事。    话说战国时期的一段时间,青堆这一带属宋国,宋国当时的国君是宋康王戴偃。宋康王戴偃是一个十分昏庸暴虐的国王,他在位期间,到处游山逛水,广纳美女,穷奢极欲,横征暴敛,把个宋国的国 阅读全文>>
  •  2011/6/23 18:34:29  阅读:217  评论:0

    一夜花

    朦朦细雨,飘洒了江边,我撑起雨伞,举目极望江面,淡淡白雾缭绕浮升上空,几乎朦胧了我的视线。    我等她,一夜未眠,风拂细雨,沾湿了粗布白衫,江边广阔,望不见尽头。    记忆,埋藏深处,仿佛恍如梦中。        “卖花啦!卖花啦!……”京城热闹非凡,我路过桥下,忽听见卖花者的兴奋吆喝,他脚下,尽摆奇异花盆,我不懂花,很少认识花,本想离开,目光却停在了那朵花。    妖娆、瑰丽,世上罕见的紫苞,花瓣紧闭,像是睡眠,又像是羞涩,它没有丝毫绽放的欲望,似乎对路人漠不关心。    这景象令我想起洛 阅读全文>>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邮箱:tmwxw@sohu.com 
免责声明:本站不排除个别作品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60202000077号
工信部备案编号:陇ICP备17002721